日前大陸湖北省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妻子陳玉蓮前往省委辦公室上訪時被6名便衣毆打16分鐘。武昌公安分局在查明身分後,立即前往醫院探視,該區分局政委說:「誤會,純屬誤會,沒想到打了這個大領導的夫人。」隨後,打人的員警遭到停職。有網友生氣的說,難道上訪的是百姓就「打對人」嗎?

被打到趴地神智不清

綜合《羊城晚報》、《南方都市報》的報導,湖北省政法委綜治辦副主任黃仕明的的妻子陳玉蓮,到湖北省委機關上訪,在門口打手機時,省委大院突然衝出6名男子,朝著陳玉蓮拳打腳踢。被打得眼冒金星的陳玉蓮大喊:我是省委幹部的家屬,你們為什麼打我?光頭說:就是省長的老婆,我也照樣打!

陳玉蓮的另幾個鄰居也從省委對面小區跑過來,說,「她是省政法委黃廳的愛人,你們不能打了。」6人便說,你們叫她家裡來人把她弄走。又過了近半個小時,趴在地上神志不清的陳玉蓮,被人用車拉到了省信訪中心的一個公安室,被2名警察看守。隨後,相關單位查明陳玉蓮身分,急急將她送醫。

警察專對付上訪人員

當日下午,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區委政法委副書記,武昌區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長等一行看望陳玉蓮。分局政委說:「領導知道這事後很重視,你看我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並說,「誤會,純屬誤會,他們不認識你,沒想到打了這個大領導的夫人」。隨後,相關員警都遭到了停職處分。

武漢分局政委這番話捲起了民間輿論的驚濤駭浪,據《南方都市報》報導,6名打人警察則是當地公安設在省委裡的「信訪專班」人員,工作就是對付上訪人員。

網友憤怒地說,就事論事的話,這6名「人民警察」不能被處分,應該給他們升職加薪,因為他們不知道她是官夫人,是一般該打的老百姓,所以他們是盡忠職守。原因有五:

一、工作盡職盡責,凡是有可疑對象,第一時間衝出來!

二、下手到位,一腳就可以使可疑對像喪失反抗能力。

三、不畏權貴,省長夫人也不放在眼裡!

四、善於偽裝自己,據描述,他們懂迷惑敵人。光頭、穿便衣、戴金鏈子,不像公安幹警,一旦事發,隨便說個黑社會就能過關。

五、有集體榮譽感,事發後,為了不影響單位的先進稱號,積極活動,請求降調處分。

區分官與民模糊焦點

大陸有這樣優秀的公安幹警還不提拔重用,我們還等什麼呢?我等小民,對此可謂是歡欣鼓舞。我們的人民警察,已經練就了如此神功,招招致命;我們的社會太平,警察有一身功夫擔心荒廢,只好找群眾練練身手。

於是乎,這起便衣公然圍毆官夫人的案子在大陸輿論界鬧得沸沸揚揚,官場醜態扭曲了「人」的價值,人民自動將「官」與「民」區隔開來,原本該被譴責的「施暴」焦點完全被模糊,成了階級鬥爭的大戰場。

《南方都市報》指出,陳玉蓮上訪,是懷疑女兒死於醫療疏失,但多年來未得到合理解釋,所以這位副廳級官員的夫人成了上訪戶。報導認為,這個事件反映大陸民眾上訪是要被打的。《南方都市報》報導,在其他地方政府部門,上訪者不僅要被打,還有被勞動教養或被抓進精神病醫院。

劃清界限不忍氣吞聲

據了解,陳玉蓮的丈夫黃仕明,在太太上訪遭毆事件後,受到了很大的壓力。陳玉蓮的妹妹說,打人事件曝光後,市裡領導曾經找黃仕明談過話。她妹妹說,「回來就向家裡發牢騷,他說,領導批評他了,要他注意紀律,認為我們陳家做得很過火,叫我們不要再這麼鬧了。他說,他的壓力很大,他也快瘋了。」

陳玉蓮妹妹說,陳家這邊寧願離婚,也要讓全國老百姓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不公道的事。她強調,「不行我們就劃清界線,斷絕關係,你當你的官,你走你的陽關道,我們不連累你,實在不行你要離婚,我們也離。我們不能說因為你當官,我們一家老小就得忍氣吞聲。」

經濟觀察網評論認為,大陸民間現在普遍存在因「權力」差異出現「權利」差異的情形。白話的說,同樣是和妓女搞一夜情:「皇帝是遊龍戲鳳;巡撫是深入群眾;知府是娛樂活動;知縣是體育運動;庶民是流氓活動。」

民意需要疏導管道

評論指出,官夫人被警察打,官方怕的不是損害法律尊嚴帶來的嚴重後果;他們怕的是破壞了等級森嚴的權力秩序。評論分析,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網友對那位挨打的官員夫人並不予以同情。

《南方都市報》評論表示,從這個事件,我們不難想像大陸一般普通老百姓受到冤屈後,想要通過正常渠道解決,是多麼的困難。經年累月,老百姓的正常訴求無法解決,就愈發透過暴力渠道解決,這是我們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

對於湖北省一廳級幹部妻子在省委大院門口被打事件,湖北省省委書記羅清泉十分重視並作出批示:「民警粗暴執勤,毆打群眾,性質惡劣,必須依法嚴肅處理。」羅清泉還要求武漢市有關當局要進一步追究相關領導責任。

#警察 #大陸 #夫人 #省委 #領導 #上訪 #分局 #陳玉蓮 #公安 #湖北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