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台灣低收入戶人數,迄至今年第2季,已達26.3萬人,較去年第2季增加5.4萬人。家庭收支調查中,所得最高20%家庭平均所得,是最低20%(約153.8萬戶)的8.22倍,是歷來最大差距;而其可支配所得低於消費支出,平均每戶透支金額暴增至3.07萬元。

貧富差距引起仇富氛圍

這些數據,凸顯台灣貧富差距的擴大。這種貧富階層拉大的問題,恐在台灣社會中孕育出「仇富」氛圍,值得台灣政府和社會各界警惕。

同樣的問題,中國可能比台灣還嚴重。32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生產力確實大解放,中國老百姓收入也已翻了好幾倍、社會財富快速膨脹。但與之相隨的,卻是財富差距鴻溝在短時間內急速惡化。這個曾經盛行平均主義的國家,如今深陷「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漩渦而無法自拔;收入分配失衡,挑戰著社會容忍底線。

世界銀行估算,2009年中國的基尼係數已攀升至0.47,這意味著財富已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中國經濟改革研究基金會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指稱,中國居民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各10%家庭之間的收入差距,從21倍擴大到55倍。這個數據,比台灣還嚴重。

冷冰冰的數據,化為社會現實:人民幣3800萬元的超級豪華跑車在北京車展首日,就被神秘買家收入囊中;數百萬元的名錶和珠寶銷量一路暢銷;LV、GUCCI等奢侈品店裡,人頭攢動。出手闊綽的富人群體和全球第二大奢侈品市場的名號,幾乎讓大家遺忘ˍˍ中國仍有1.5億人口在貧困線上掙扎求生。

官員與商人的士商結盟

中國一般民眾無奈感嘆:「多幹未必多得,勤勞未必致富」。在中國傳統社會中,「士農工商」的順序,無疑彰顯出地位的高低。然而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權力、壟斷、身分、地位……成為攫取財富的重要手段;官員/紅頂商人的士商結盟合一,撐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半邊天的農民、工人,卻淪為被剝削壓榨的一群。

令人更無法接受的是,紅頂官商在「潛規則」、「權錢交易」的運作下,不斷聯手坐大,孕育出一批批身價暴漲的權貴階層,加劇社會底層民眾的相對剝奪感;在制度嚴重扭曲的環境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社會階層的流動性逐漸停滯,「仇富」心態也在中國社會不斷蔓延。

中國社會的「仇富」幽靈,或許短期內不會在台灣「顯靈」。但從近月在兩岸鬧得轟轟烈烈的富士康跳樓事件、台灣的圈地運動及台塑大火等事件,已開始加深台灣基層民眾「官商勾結營私」的印象,甚至瀰漫出一絲「反商」的味道。

貧富差距,是經濟高速發展、全球化下的產物,問題解決關鍵在於政府能否提供公平的稅制和重分配制度,讓基層民眾也享受到經濟成長的甜美果實。台灣《天下雜誌》4月分民調顯示,有7成民眾認為馬政府的稅制對企業和富人更有利、900萬勞工必須繳交72%所得稅;相對地,台灣最賺錢的前10大企業,平均稅率卻只有10%。M型化社會,已經變成「高跟鞋型社會」!

台灣今年上半年經濟「起飛」,高達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一來與去年比較基期低有關;二來,若「起飛」的飛機只是大老闆的專機,而其他人只能站在機場外看著飛機起降,這種經濟發展恐將走向不健康的「仇富」、更對立的社會結構。

(作者為台灣產經建研社理事長)

#收入 #中國 #仇富 #家庭 #經濟 #貧富差距 #財富 #台灣 #民眾 #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