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田安小檔案
羅田安小檔案

虧損的公司可以賺錢,破產的老闆可以東山再起。1999年羅田安到上海接手虧損連連的麵包店,因為他在台灣已經輸掉一切。不到10年的時間,這家快要倒閉的克莉絲汀餅屋卻成為大陸最大的麵包連鎖店,去年營收達11﹒6億(人民幣,下同),在《大陸台商一千大》中排名第223位,因此吸引日本丸紅商社及上海豫園商城投資參股。

每天早上,羅田安的8家克莉斯汀工廠出爐1萬個雕花蛋糕、32萬個麵包,然後被分送到860家門市。

在上海徐家匯人流最旺的地點,一年租金1200萬,羅田安在那打造麵包主題餐廳。

現在克莉斯汀穩坐大陸最大西點連鎖店的龍頭寶座,吸引國際級基金和企業爭相要求合作,而在10年前,克莉絲汀還在倒閉邊緣徘徊。

親自掃廁所 與員工同甘苦

1999年,經歷了亞洲金融危機,自稱「幾乎粉身碎骨」的羅田安從台灣孤身到上海,他此行的目的是接管自己在1992年投資的克莉絲汀,這是他唯一還沒失敗的投資。「我從台灣去上海的路費都是找母親借的,」羅田安回憶。

羅田安一進入生產線,憤怒的大陸工人就將他團團圍住。工人們認為,羅肯定是來關廠的,他們將會失業。面對來勢洶洶的工人,羅田安只能不斷保證自己一定會繼續經營公司。第二天一早,這位台灣老闆6點鐘就已經換上工作服去掃廁所了。羅田安以行動證明自己要繼續拚下去的決心,隨後他把家也遷到上海。

緩過氣來的羅田安從2000年下半年開始展店。他選門市的眼光獨特,只要是拐角處他都要。當其他公司的門市選在高級的商業街或熱鬧的街道時,羅田安卻看到社區裏的商機。

羅田安認為,上海每個地段都有貧富,老人家多的社區雖然消費力不高,但是只要人口密度高就可以開店,因為他們的子女有消費能力,子女回家看父母會買禮物,而克莉絲汀的蛋糕正是他們不錯的選擇。這種做法一直沿用到今天,如今克莉絲汀7、8成門市都是根據羅田安「與消費者作鄰居」的選址原則。

隨著上海郊區城市化,羅田安又搶先到郊區開店。像上海松江城區的中山路是克莉絲汀的第一家郊區門市。開業兩個月後銷售額猛增,甚至達到了8000元/天的佳績。2年後,克莉絲汀走進上海市周邊的所有縣城。

繞著地鐵設店 打開知名度

上海地鐵網初成氣候,羅田安再出新招,進軍地鐵站,他的策略是讓克莉絲汀餅屋繞著地鐵線轉。雖然地鐵站的商鋪面積受限,最小的商鋪只有7平米大,最大也不過12平米,加上沒有倉庫和用水,地鐵門店銷售業績開始並不好,但帶起廣告效應,打響了克莉絲汀的知名度。據羅田安估計,上海10個人當中至少有8個人是經由地鐵站的廣告認識克莉絲汀。

隨著知名度的提高,克莉絲汀的門市開始進入高級百貨公司,在徐家匯的匯聯百貨公司後面的商場,開了購物中心內第一家店中店,市場反應非常好,17平米的門市一天平均的銷售額達到8000元。克莉絲汀店中店的形態又成型了。

還有,與咖啡店等其他消費業態合作也是羅田安的主意。比如東方明珠大廳一家咖啡店就與克莉絲汀合作,銷售麵包、蛋糕,營業額翻了幾倍。

2003年後,外資陸續投入長三角地區的烘焙業,傳統烘焙食品已成為激烈競爭的「紅海」, 羅田安敏銳地感到,要想規避潛在的經營風險,必須尋找「藍海」。

打造觀光工廠 以提升附加價值

一個偶然機會,羅田安獲悉一種具有多種健康功能的胚芽食品,他花了四年多的時間,以500萬美元從日本買這項專利技術。這是克莉絲汀走進藍海的第一步。

克莉絲汀引進胚芽食品技術後還迅速多樣化,椰子味、咖啡味、巧克力味、芝麻味、黑豆味等多種胚芽麵包陸續出爐。羅田安還引進風靡日本上班族的胚芽餐包、零卡路里的蒟蒻果凍等產品。

走出第一步後,羅田安想著的是五年以後的盈利模式。藍海戰略的下一步是將原本只是製造工廠的南京江寧基地,規劃為以文化創意為主業的「甜蜜產業劇場」,集合休閒娛樂、旅遊購物、互動體驗等功能於一體的複合式觀光產業基地。

談到可全自動化生產江寧廠,羅田安毫不掩飾他的自豪,「我們已經在亞洲領先了4到5年,一般的企業都追趕不了。」現在,不斷有日本、韓國的同行反過來向羅田安和克莉絲汀學習。義大利、法國、英國等的領事館紛紛邀請他演講,組織中小企業學習他中國創業經驗。這也難怪2007年1月的《福布斯》中文版會把羅田安選作封面人物,日本丸紅商社及上海豫園商城也在此時參股克莉絲汀。

#門市 #克莉絲汀 #投資 #上海 #麵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