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東亞海域軍事演練活動頻繁。然而台灣無法參加這些海上軍演,筆者認為,台灣被排除在東亞軍事交流合作對話機制,對整個東亞海洋安全戰略布局、軍事平衡、及未來區域和平穩定之發展是不利的。而面對這些軍演,在做法上,我們也應該做些調整。

各國在東亞海域軍演包括:中共在四月與七月在東海和南海軍演、七月美國與南韓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八月美國與越南在南海進行海上演練,九月美國將再度與南韓進行反潛聯合軍演。此外,美國也將與南韓、日本、澳大利亞、新加坡等亞太地區「防擴散安全倡議」成員舉行防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擴散聯合攔截演習;十二月,美國將參加日本在東海進行的「離島奪回」軍演。其他南海周邊國家也都參加過美國主導的「金色眼鏡蛇」、「肩並肩」、或「反擴散安全倡議」等海上演練。

台灣在東海、台灣海峽、以及南海有重要國家海洋利益,也有涉及領土完整的「核心利益」。當台灣周邊國家紛紛與美國舉行海上軍演時,我們是袖手旁觀,當作「局外人」?還是基於利害攸關方的立場應該積極有所表態?除向美國、東協、國際社會宣示台灣在東海與南海的利益、立場、以及參與區域安全對話機制的權利和意願外,是否我國國防、外交、國安單位應積極研擬片面進行海上軍演的可能?

倘若台灣提議與美國在南海進行軍演,美國基於與中共軍事交流,以及「一個中國」敏感問題的考量是不太可能同意。反過來,如果台灣與中共在南海進行海上反恐、打擊海盜、海上搜救助等非傳統安全領域上的演練活動,美國也會有意見。此外,基於國內政治選舉因素,以及維持台美軍事關係的考量,馬政府不會考慮與中共在南海進行協防或軍演。面臨此一困境,台灣究竟應採何動作,才能讓美國、東協、以及國際社會清楚知道台灣是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在東席區域論壇所稱的南海聲索方之一,是有權利、也應被邀請參加區域內處理南海問題的「合作外交進程」?

今年十月,東協國防部長加八會議(ADMM+8)將在越南召開,除東協十會員國的國防部長外,澳洲、中共、印度、日本、紐西蘭、南韓、俄國、美國的國防部長也會出席。同月,美國與俄國也將首度參加在河內召開的東亞高峰會。中國共與東協執行二○○二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聯合工作小組會議也將在河內舉行。

此外,第二屆美國與東協的雙邊會議將於今年九月或十月在美國本土召開。十一月,越南會在胡志明市召開第二屆有關南海的國際性會議。同月,第二十屆「南海會議」在印尼舉行。上述會議極有可能討論近期南海情勢,尤其有關美國介入南海與《中國軍力年度報告》等議題。這些會議,除了「南海會議」外,台灣都無法參加,出席會議的國家要替台灣發聲的可能性也幾乎為零。

那麼,台灣要如何作才能提醒、引起美國與南海周邊國家的注意呢?

筆者認為,台灣應趕快搭上區域進行軍演的列車,研議國防部與海巡署在南海東沙與中沙附近海域進行聯合反恐、打擊海盜、海上搜救等非傳統安全聯合軍演。就此海上聯合執法演練的過程與內容,台灣更應設計出能引起各國與國際媒體注意的火花,唯有如此,在南海的地位、權益才不會一再被忽略、被遺忘、被侵犯。

英語有句話: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行動比言語更為響亮),台灣因應近期南海情勢不能只是外交部發布一紙聲明就算了,而是要有所行動。如果政府過於擔心五都選舉結果、擔心美國反對立場,什麼都不作為,這是鴕鳥心態,也不是一個負責任的作法。(作者為中央研究院歐美所研究員)

#東亞 #美國 #軍事 #軍演 #南海 #海上 #台灣 #會議 #東協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