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文革破壞文物影響等原因而致力於中國文物市場調查的資深記者吳樹,預計書寫〈中國文物黑皮書〉系列,繼《誰在收藏中國》之後,於今年出版第二部曲《誰在拍賣中國》,針對中國文物流失的現狀及產生原因進行深入調查和反省。

前推5個已丑,正好距今300年,文韜武略的康熙大帝結束了鞍馬生涯,下旨於北京西北郊修建一座皇家園林,以供自己避喧聽政、修心養性,賜名圓明園,以示天子「圓而入神、明而普照」的厚德明智之志。此後,雍正、乾隆兩帝以此自勉身心、治國安邦,並相繼於園內添山注水、修樓建閣,一為感念先帝恩德,二為昭示國泰民安。

世事無常、造化有序。康熙、雍正、乾隆三代明君打造的大清帝國,未能逃脫自然法則和政治宿命。乾隆鼎盛之後,朝綱沉淪、繁華漸盡,清朝三代明君共同經營的圓明園不幸成為最後一道中華帝國的替罪風景——咸豐10年,英法蠻夷強佔北京,縱火三晝夜,將圓明園化為灰燼。宮中近300名太監、宮女、工匠葬身火海。園內無數金銀珠寶、古董舊藏被入侵西人搶掠一空,從此宿命天涯、了無音訊,日後即便在異國他鄉偶與國人洋場邂逅,也只能相對無言、幾許惆悵。

西方掠奪中國古物

已丑300年間,歷史不只是簡單演繹了大清王朝的興衰沒落,而是對一個在自傲自大的「天朝」中封閉了數千年的民族,從精神倫理、生存經驗到社會架構都進行了一場洗心革面的顛覆性文化大清洗。在這個看似突發,實際上卻是必然的清洗過程中,一個自秦漢以來稱雄二千餘年的東方帝國無可避免地被歷史淘汰了,連同它所有的思想和智庫,都被西洋人的槍炮和東洋人的屠刀打進了18層地獄。儘管如此,列強們對曾經揚長世界的泱泱大國的嫉恨,並沒有得到徹底宣洩,在火燒圓明園以後的百餘年中,他們群狼圍獵、恃強淩弱,不斷擠迫著中華難民的生存空間。與此同時,對圓明園無數珍寶的破壞和掠奪,也沒能填滿強盜們惡欲的溝壑,相反,被搶中國文物在西方賣場上的日漸火爆,更引發了強盜們對中華瑰寶的覬覦與渴求。

於是,在中國宮廷文物被掃蕩一空後,新一代的西方惡商又將貪婪的目光深入至古國積澱深厚的文化地層。特別是到了上個世紀八○年代後,一場針對中國人、中國文化、中國財富的商業陰謀,在西方古董商們的精心策劃下得以順利實施。他們一面明修棧道,將西方人在戰爭中搶掠的清宮舊藏炒作成他們的天價專利品,煽動明清古董回歸潮,用中國人自己的家什騙取中國人的錢財;另一面暗渡陳倉,鼓勵、誘惑一些華族敗類掘墳盜墓、走私偷渡,策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中國古代文物出境潮,導致中國的地下文物資源日流萬千、喪失殆盡。由此,剛剛經過幾十年艱苦奮鬥,在物質上為自己開拓出一片生存空間的中國人,又不得不面臨一場積累性的文化危機!

「觀今宜鑒古,無古不成今」。如何對待歷史文化遺產,是觀察一個民族生存態度和生存智慧的視窗。過去,貧窮曾經是我們解釋一切墮落和不作為的藉口,現在,為什麼富裕又成為了我們弱智的象徵?究竟誰在拍賣中國?我們還能不能守得住已是存量稀薄的國家文化資源?為了尋求這些問題的答案,記者以中國歷史文物的流失狀況為切入口,歷經數年、考察中外,得出的結論讓人痛苦不堪。

四階段文物流失

結論一:中國文物規模性流失共分四個階段,最嚴重的是近廿年。

第一階段是1860~1900年。英法聯軍、八國聯軍兩次火燒圓明園,搶掠和毀壞了園中全部宮廷舊藏和當朝大量珍寶器具。數量說法不一,難以取信,唯一可以從當事者的自述中概念性地瞭解一點。有一位法軍軍官在寫給朋友的信中描述:「火燒圓明園以後,我們足足運走了300多車戰利品。砸碎的瓷器、象牙製品不計其數……」一位英軍將領則在日記中寫道:「那些法國兵沒有紀律可言,單個活動,見東西就亂搶,拿不動或不好拿的就砸。我們英國軍官指揮兵士們將戰利品集中擺放,整整堆滿了三處皇宮大院……」圓明園的宮廷舊藏給侵略者和他們的後代帶去了巨大的財富,直至今天,東西方拍場上出現的清宮拍品,絕大多數都是圓明園兩次遭受浩劫時被搶掠的文物。

第二個階段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到新中國成立,文物流向主要還是西方列強以及日、俄等國。現藏於上述國家各大博物館的中國出土文物,大多數都是這一時期從中國本土搶、盜、騙買過去的。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有關國家博物館刊物零星透露的資料推斷,這類文物的總數大約在百萬件以上。

第三階段發生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初期(1966年前後),紅衛兵「破四舊」運動幾乎毀滅了博物館館藏以外的所有地面文物和私人收藏。有人估算,文革時期遭難文物的數量大約在二百萬件左右。(文轉B3版)

#中國文物 #圓明園 #中國 #歷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