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2版)

第四階段大約起始於上世紀八○年代末,至今尚未結束。中國文物市場開放後,外國拍賣行製造的「藝術品暴利效應」和隨之而來的國內「全民淘寶」運動,使得中國古玩市場上的古董供不應求,直接孵化了一條由「三盜」人員(盜墓、盜撈、盜竊)和走私者、銷贓者、制假者組成的黑色文物產業鏈,從業者近百萬人之多。

這一時段流失的文物大多數來源於古墓、窖藏和水底,歷史價值最高,至於數量究竟有多少,很難有準確的答案。我們不妨用兩種不同的方法進行估算:

一、按照一般說法,我國現有文物收藏者的人數已有八千萬之多。據我在國內南北有關省份的抽樣調查,大概人均藏有真品8件左右,總數就是六.四億。國內藏家所藏的真品當中,至少有1/3以上是出土或出水文物,有些要超過一半以上。我甚至在一家私人博物館裡就親眼看到了幾千件出土文物,而且它們的真實性已經得到國內頂級專家的認定。這就是說,按照這種方法保守一點統計,國內藏家收藏的出土文物大約有1.6億件以上。

二、記者作過一次調查統計,從2001至2007年這一時間段,選取四家海關文物查扣量最大的一天做加法,結果發現按照5%的比例抽檢出關物品,一共查扣非法「溜關」的文物多達15512件,每一個海關平攤3878件。我們暫且只把這個日平均的資料作為年平均數計算:目前,中國共有國家批准的海、陸、空一類口岸253個,此外還有各省級人民政府原來批准的二類口岸近200個。我們撇開二類海關不算,只按照253個一類海關乘以上述四個海關的日均數,然後再乘以廿(年),最後得出的積數是1550萬(件)。按照正常的邏輯推理,海關的查扣數往往遠遠低於實際出逃數,有人說是「掛一漏十」,有人說是「掛一漏百」。假如真是如此,這個乘法算下來,走私出境的文物最少也在數千萬之上,國內「文物私生子」的數量只怕也要上九位數了,與第一種計算方法相差無幾。至於國內這部分依照法律應屬於「非法收藏」的文物算不算流失,那就要看站在哪個角度去說了。

中國是禍主

結論二:中國文物流失的最大禍主是中國人自己。

李蘭博士替我在國外做抽樣調查時發現:除開兩次火燒圓明園和日本侵華戰爭中被搶掠的文物,以及少量被外國人以科學考察等藉口盜走的文物之外,其他流失海外的出土文物,大部分都是由一些利慾薰心的中國文物犯罪分子走私賣給外國人,後者所占比例大約在2/3以上。這種骯髒交易,從民國時期就已經開始,一些外國博物館和收藏家那裡,至今還保留了當時最大的中國古董商盧芹齋、嶽彬等人所開具的交易票據和國民黨海關方面的出關證件。

結論三:中國文物流失的主要原因不再是貧困所至,而是國人精神上的缺失。

自打第一次鴉片戰爭開始,西方列強不僅用他們的洋槍洋炮徹底摧毀了一個強盛兩千年的東方帝國,更用他們的科學萬花筒和炫富大機器踐踏了後帝國子民原本自傲的心。在圓明園第二次被毀半個世紀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人民的身子「從此站起來了」,但被西方列強打趴下了的心卻未能及時復甦。新中國前卅年,我們一面將西方的民主、科學、財富視為洪水猛獸和「酸葡萄」,全盤排斥在國門之外,以虛弱的自閉維繫不自信的自尊。一面將落後的現狀和自卑的心理遷怒於祖上的遺傳基因,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四舊」、打祖宗,最後發展到搞一場「文化大革命」,向所謂的「封資修」發動全面進攻。這場持續十年之久的影子「聖戰」,最終沒能真正打倒任何一類「革命對象」,卻摧毀了除博物館之外的全部中國地面古代文化遺存,並且自我堵塞了中國人享受現代科技、財富文明的所有通道。由此,我們的內心失去了根據地,既沒有了過去,更看不見未來,狂熱掩飾空虛,口號充當食糧,無知讓我們失去了強壯精神的所有資本,貧困使得深植於內心的強烈物欲長期與我們如影隨形,只要機會(文轉B4版)

#中國文物 #中國 #海關 #收藏 #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