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接B6版)

空,成為地球上稱霸一時的主人。

大約從7000萬年開始,地球進入了「新生代」,鳥類動物在興起,而更為顯著的是哺乳動物也在興起,這是「哺乳動物的時代」,高級靈長類動物的祖先——猴類動物出現了,人類近親的古猿也出現了。

至於人類的出現,充其量不過300萬年。

300萬年,在地球的歷史上只是一個短暫的瞬間,但人類的出現卻開闢了地球的新紀元。億萬年來,地球自身在不斷變化,動植物的生長也在改變著外部世界,可是作用極其緩慢、極其微弱。而人卻在不斷探索中,用經過思考的、有計劃的行動,給大自然打上自己意志的烙印。那些曾在地球上稱雄一時的生物,有的因「物競天擇」而銷聲匿跡,而出世晚並在體力、適應能力方面與許多動物無法比擬的「小兄弟」——人,卻成為「萬物之靈」,使地球一下子躍入到人類歷史的時代。

地球主宰在時間洪流滅頂

在地球的漫漫歷史中,有多少生物都相繼遭到滅頂之災啊!

大約6億年前,生長的海生無脊椎動物——三葉蟲,當時曾是盛極一時的「動物界之王」,喜歡群居生活。然而,當自然環境發生變化時,它們的習性很難適應變化,從大約4億年前開始逐漸衰亡,而到了大約2.25億年前就完全滅絕了。

在這一過程中,三葉蟲大量堆積,逐漸形成化石。三葉蟲的整體外形,分為頭、胸、尾等三個部分,尾部兩側粗大的刺向後展開,形同蝙蝠的翅膀,而尾部恰如蝙蝠的軀體,並且一生要脫幾次殼,所以成為化石後便呈現栩栩如生的「蝙蝠」形狀,或是三五成群,或是密密麻麻,但都在「展翅競飛」。所以,三葉蟲化石又被稱作「蝙蝠石」,常被用來製成硯臺、鎮尺、印盒、筆筒等,供人們觀賞和使有。

當年一度在大自然中處於主宰地位的動物界之王——三葉蟲,不就這樣銷聲匿跡了嗎?

大約2.25億年前,地球上出現非常興旺的恐龍。但到了大約6700萬年前,恐龍突然遭受毀滅的命運。為何出現這種狀況,科學家提出種種假設,其中最主要的是「星球撞擊地球說」,即一個直徑10—30公里、排放10萬億噸以上塵埃和顆粒的行星或慧星,曾與地球相撞,使地球環境發生劇烈變化,致使包括恐龍在內的大量生物,或在驚恐之中,或在無奈之中,一下子就滅絕了。如今,留下的只是恐龍骨骼化石、恐龍蛋化石等。

當年一度在大然中成為稱霸一時的主人的恐龍,不就這樣銷聲匿跡了嗎?

看化石珍惜人生

想一想吧,地球已經形成46億年了,人類的產生也有300萬年了。作為世界上最古老民族的中華民族,僅僅只有5000年的文明史,而且還不全都是有文字記載的歷史。

一個人呢?能活上百年的寥寥無幾,一般也就是七八十年。如果將這七八十年,與上億年,上百萬年相比,簡直就是稍縱即逝的一剎那間。有人常說:「我是歷史長河的一滴水。」這話太誇張了,人的一生別說是「一滴水」,能稱得上一個「水分子」就相當不錯了。

倘若瞭解到這些知識,就會讓我們非常珍惜人生——珍惜這幾十年的人生。清代文人魏源曾說:「志士惜年,賢人惜日,聖人惜時。」我們在一生中,要「惜年」,要「惜日」,更要「惜時」,讓「每年」、「每日」和「每時」都過得充實,過得豐富,過得更加有意義。

更多諒解更多忍讓

怎樣才能做到呢?

首先,我們的一生要對得起社會。也就是說,我們要有強烈的事業心,要有強烈的責任感,要非常熱愛自己的工作,並在各自的崗位上勤勤懇懇地工作、任勞任怨地工作和卓有成效地工作,創造出成果。當人們在生活中享受到我們所帶來成果的時候,我們也就做到對社會盡了義務,對社會有所奉獻。

其次,我們的一生要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就是說,在工作之餘,我們不要過單調乏味的生活,最好要有業餘愛好。這種業餘愛好,不管是單一的,還是廣泛的,都能讓我們的生活變得豐富多彩,讓我們的精神變得清爽,從而讓我們活得更開心一些。

還有,我們的一生要有良好的人際關係。也就是說,我們不是生活在真空裏,而是生活在社會中,每時每刻都需要與人打交道,所以一定要處理好人際關係。對待別人,只要不是原則性的大是大非問題,就不要斤斤計較,要多一些寬容,多一些諒解,甚至多一些忍讓。不這樣做,我們是「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陷入無窮無盡的紛爭之中,把自己的時間送給了別人;這樣做了,我們就是「把複雜的事情簡單化」,從無窮無盡的紛爭之中解脫也來,把自己的時間留給了自己。在我們的一生中,「上帝」就給我們留下那麼一點點時間,我們要多「節省」一些時間,好好地「設計」自己的生活,去更瀟灑地生活。

這就是我通過收藏奇石從思想上得到的更加珍惜人生的收穫。

#地球 #歷史 #恐龍 #一生 #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