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拒絕能力編班,彰化陽明國中開學竟流失一百八十位新生。很難想像拒絕編班關說的校長宋維煌,承受多大壓力,因為聚眾關說的家長、民代多達二百人。

教育的目的到底是培養考試能力?還是為人處事的生活能力?當這些社經地位相對較高的家長們,篤信資優生在一班,才能讓他們的孩子「好,還會更好」,可以想見台灣的教改,怎麼改都不可能更好。

一位將孩子轉學到私校的家長說,「萬一我的孩子變壞了,誰幫我負責?」家長的憂慮不能說錯,但邏輯卻很有問題;因為家長相信成績不好的學生就是「壞孩子」,和壞孩子在一班,好孩子就會變壞!這位家長以身作則地讓自己的孩子,從拒絕常態編班開始,拒絕伸出友誼之手,幫助成績比自己差的孩子。什麼樣的家長會讓自己的孩子,進入國中學的第一課,竟是自私自利?

成績不等於成就,宋維煌相信教育的目的在培養學生全方位的生活能力,他要讓每個孩子有平等的學習機會,不因考試成績而有差別待遇。宋維煌還相信,「為關說開一扇門,就永遠關不上了。」這番話值得成為全國公務員教材。

想想卅年後,在陽明國中就學的孩子們,有人是醫生、工程師、教授或民代,也有人還守著家裡菜攤、肉店或雜貨舖,但是依舊開開心心地說:「他是我同學!」這樣動人的情景,才是教育的真義。

#生活能力 #家長 #壞孩子 #宋維煌 #變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