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蕭邦誕辰二百周年,鄧泰山結束台灣的演出後,十月將前往華沙,擔任今年蕭邦鋼琴大賽評審。回想卅年前參賽經過,鄧泰山說參賽前從沒彈過一場音樂會,也沒有與交響樂團合作過,「當初想說能闖關到第二輪就心滿意足了,沒想到獲得冠軍。」

鄧泰山能在高手雲集的大賽中脫穎而出,他說因為心中沒有名利,光是有鋼琴可彈這件事,就已給他無窮的滿足。

鄧泰山七歲學琴,母親就是老師,當時越南戰火連天,全家搬到鄉下避難,「我的兄弟姐妹全都學琴,大家共用一台琴,我年紀最小排到的時間最少。」山中鼠患嚴重,放在防空洞的琴剛好成為老鼠的家,每次彈琴都要先把老鼠打出來。

鄧泰山的母親曾留學法國,彈得一手好琴,「夜深人靜時,她總是彈著蕭邦的《夜曲》,我就是這樣愛上蕭邦。」十六歲那年,俄國知名鋼琴家卡茲(Isaac Katz)去越南,鄧泰山有幸被推薦到莫斯科音樂學院就讀。

當時音樂學院的學生不能自由出國參賽,要通過國家徵選才能取得資格,「我不是最有才華的學生,但是我很想到華沙向蕭邦致敬,老師不看好我,但我不放棄拚命苦練,最後通過徵選。」

為了省錢,鄧泰山坐了三十小時的火車到華沙,下車後徒步到旅館,上台比賽連一件正式的服裝都沒有,「我向越南大使館借錢,他們還笑說,如果我沒進入決賽,拿什麼獎金來還。」

鄧泰山說,當時大賽看到履歷,想拒絕他參賽,「別人資歷洋洋灑灑,我只有兩行字,越南出生,莫斯科音樂學院學生。」最後因第一次有越南音樂家參賽,莫斯科音樂學院是名校才首肯。

鄧泰山心中,蕭邦的作品兼具美麗與痛苦,充滿高貴情操,「比賽時,我一進入音樂廳,被眼前的景像所懾,我憑直覺彈奏蕭邦,那種純粹,可能一生就這麼一回。」

此行來台演出,鄧泰山想藉由舞曲快樂的氣氛為蕭邦慶生。十五日在高雄至德堂、十六日國家音樂廳、十九日在台中市中興堂演出。

#鄧泰山 #冠軍 #音樂學院 #越南 #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