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說「北有敦煌莫高窟,南有贛州通天岩」。廣漠沙地,乾旱粗獷,印象中,石窟藝術如敦煌莫高窟命中註定紮根於北方;然而在江西贛州,竟也有個林立著上百石龕造像、摩崖題刻的地方,即「江南第一石窟」通天岩,是大陸地理位置最南端的石窟。

安史亂後 石窟藝術南遷

自唐朝開鑿至今,這裡保留著唐朝至宋代359尊石龕造像,宋代至民國128品摩崖題刻,是江南最大石窟寺。因南方岩石疏鬆,雨水沖刷,不適宜建造石窟,這裡是中國南方難得一見的人文景觀。

中國第一次石窟造像興盛時期是南北朝,由於當時宗教文化交流多在黃河流域,使得中國石窟在黃河流域首發,如陝北「鐘山石窟」、敦煌莫高窟。

唐朝以後,隨著對外商道開通,贛州成為長江、珠江和閩江三大水系的交通樞紐。其中,大禹嶺道是海上絲綢之路,對外貿易繁榮,為贛州引進了宗教和文化藝術。唐後期安史之亂,其後黃河流域戰亂連綿,北民南移,北方移民大量遷入贛南,人口增加近20倍,將石窟藝術帶到相對安定的南方,形成以長江流域為中心的第二次石窟造像運動。

五代後梁,時任節度使的盧光稠主政贛州時,信奉佛教,開鑿建窟,加上僧人、官僚、士紳捐資,為通天岩的建造做出重要貢獻。

五大岩洞鼎立 一竅通天

通天岩共有觀心岩、忘歸岩、龍虎岩、通天岩、翠微岩五大岩洞組成主要風景區。觀心岩是因為宋明理學大家王陽明時任贛南巡撫,曾在此結廬講學而得名。王陽明不僅為贛州解難,平定客家農民起義,更提出「致良知」和「知行合一」的心學,打破客家人的「心中賊」。

沿石級而行,道旁流水潺潺,山腰有風化剝落而成的丹霞穿洞,是典型的丹霞地貌,岩深谷邃,石竅玲瓏。紅色基岩上發育的溝穀縱橫交錯,立於這數十米高的赤壁下,頗為這自然的能量積蓄感慨,令人留連忘返,所以取名忘歸岩。

穿過忘歸岩,深山翠綠拂面,但見峭壁淩空。步入龍虎岩,雕像「龍樹王」生動展示了一幅《龍虎閒情嬉戲圖》。龍樹王是大乘佛教觀學派創始人,金龍和雙虎石雕在其旁護衛,明代劉昭文遊歷後,題下「同心岩」,希望朝廷上下官員如這兩尊降龍、伏虎羅漢,不要「龍虎相鬥」。

尊唐代造像 價值連城

踏汀步,繞山塘,一扇天然環形山壁震懾眼簾。通天岩立於懸崖峭壁上,有8尊唐代造像,是通天岩石窟最早的作品,雖歷經風雨剝蝕,仍栩栩如生。中科院專家宿白考察後,曾作詩:「早刊菩薩像,晚補羅漢群,創始雲晚唐,千古映贛江」,沈從文先生也稱其價值連城。

山下崆峒如屋,山巔有一穴,通天,得名「通天岩」。傳說岩頂的這一洞穴,古時每天都會露出白米,不多也不少,正好夠主持及香客一天食用。一天,廚房燒火的和尚動了歪念,將洞鑿大,期盼漏下更多的米去換錢。結果白米一粒也不漏,倒是漏了三天三夜的礱糠(穀糠)。這也就是贛州民間至今流傳的俗話,「和尚貪心吃礱糠」,告誡高階人們不可貪婪。

緊鄰通天岩,一23.66公尺的巨型臥佛,舒適平穩地側臥山腰,眉間舒展,神情慈藹,令人景仰于其博大寬廣的胸懷。這也是翠微岩裡最受矚目的一尊佛像。

毛澤東親人 曾在此避難

令人意外的是,在中國近代史裡,通

(文轉B6版)

#令人 #唐朝 #一石 #藝術 #石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