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社會,尊重公民意見表達的自由,也是法律明文規定的基本權利。即便這樣,一些不安分的權力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卻不惜以各種方式損害公民說話的權利。最近,江蘇省邳州市教育局的一份紅頭文件,就存在著不安分的權力向公民說話基本權利僭越的魅影。

邳州限制教師網路言論

有網貼稱,邳州教育局今年8月27日向該市各中小學下發了一個紅頭文件,稱去年以來邳州已有3名教師因在互聯網上散布不實言論被拘留,廣大教師「要注意形象,不該做的事不要做、不該說的話不亂說」。該文件得到了邳州市教育局證實。

教育局對教師的「禁言」,同樣是在江蘇,濱海在今年5月就曾封閉該地某論壇,動機是為了防止教師在該論壇揭教育系統的醜,事件一度引發輿論嘩然。不料,此事的熱議尚存,在同一個省竟然又發生了教育局封堵教師網路言論的行為。

更具意味的是,這些天人民網推出了「直通中南海」留言板以暢通言路,百姓可以直接向中央常委和中央機構表達訴求、提出建議,當然面向的對象也包括廣大教師們。

試想,如果邳州的教師權利遭遇不公,通過「直通中南海」表達自己的訴求,顯然也屬於邳州市教育局紅頭文件禁止的範圍。至於「話該不該說」,會不會影響當地的形象和穩定,恐怕就是教育局發揮的空間了。

按照這樣的邏輯,即便言路再怎麼通暢,前面有邳州教育局的紅頭文件,當地教師如果想表達訴求和意見,也只能通過當地教育官員所說的「正確途徑」。這樣的話,有訴求要表達的教師面對「直通中南海」的大門,也只能隔著當地教育局的紅頭文件遙望,徘徊不敢向前。

中央開言路地方設阻礙

一方面,中央積極創造條件廣開言路,讓公民表達訴求,乃至「直通中南海」;可是另一方面,地方政府機構卻在法律的範圍外,通過行政權力築起一道道阻礙公民意見表達的大牆:抓記者、拘作家、封論壇……通過這樣的對比,公民不安分的嘴巴和地方政府部門私自僭越的權力想比,哪個容易成為公害,一目瞭然。況且,公民的嘴巴不安分,還有法律可以拴住;可是不安分的權力,又該由誰來監督?

本來,輿論監督和公民監督是預防權力出軌最強大最有效的力量,可是被紅頭文件、行政權力禁止「亂說話」,自身的正義都沒有途徑得到伸張,哪敢奢談權力監督。

所謂的「維護形象」和「維護穩定」,無非是為權力出軌找一個並不高明的藉口。一旦這樣的行政權力不安分成為一種慣性,無論是對於公民訴求的正當表達,對於國家與公民溝通渠道的暢通,還是對於公眾輿論的監督,都是一種公害。

#安分 #邳州 #教師 #訴求 #公民 #監督 #教育局 #紅頭文件 #中央 #權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