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龍踏青節。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滾龍踏青節。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雙龍滾動舞老街。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雙龍滾動舞老街。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滾龍祭。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滾龍祭。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古鎮人家。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古鎮人家。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飛龍戲水。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飛龍戲水。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龍騰盛世。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龍騰盛世。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寨英古鎮。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寨英古鎮。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寨英古鎮集結飛簷翹角、粉牆黛瓦的馬頭牆與干欄式純木結構吊腳樓等明清建築特色。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寨英古鎮集結飛簷翹角、粉牆黛瓦的馬頭牆與干欄式純木結構吊腳樓等明清建築特色。圖/李婷、松桃縣攝影家協會、寨英鎮政府

(文接B8版)

寨英舞龍 獨此一絕

梁壽權是「鎮寶」級的扎龍大師,也是唯一的扎龍頭師傅。今年67歲的他清瘦黝黑卻精神矍鑠、耳聰目明。梁壽權驕傲的說,「我們這裡就連十多歲的孩子都會舞龍,也都會扎龍身,但是只有我會扎龍頭,而且轉動眼睛、張合嘴巴等創新就是從我開始的。」

滾龍之鄉的龍,如今也追上現代化了,人們會為每條龍配一部小發電機,並在龍的身子裡安裝電燈。一條條滾龍白天絢麗多彩,晚上在夜色中玲瓏剔透,美不勝收。值得一提的是水龍,與波光灩瀲相互輝映,堪稱一絕。

這是根據隋代《黃龍變》中巨鯨吐水躍而為龍的典故,經寨英龍舞傳人融會貫通編排而成的現代水上龍舞。在金鼓和長號的齊鳴中,在五光十色的魚鱉蝦蟹的簇擁下,水上金龍由遠及近貼水翻滾而來,水下數龍躍起反應,配以煙花炮火,山間河谷一片絢麗。

「這既有祈求平安、驅邪消災的意思,更希望能照亮他人、天人和諧。」梁壽權解釋道。

以龍聚心 借龍傳意

寨英滾龍可謂集南北文化之大成。上古伏羲、女媧手杖化龍的傳說植根於這片山水間,明初又與屯軍帶來的北龍傳統相融合,由此形成了有600多年歷史的寨英滾龍。寨英滾龍融匯南北,創新龍舞招式並賦予響亮的名字,如「臥龍夢醒」、「祥龍出洞」、「玉龍鬧春」、「金龍騰飛」等。一旦起舞,逶迤、典雅、狂縱、飛騰,一氣呵成。

古鎮除了在傳統喜慶節日要表演滾龍之外,還有一個特別的滾龍踏青節。每年農曆2月初2,時值萬畝油菜花盛開,大地金黃一片,長約百尺、形狀各異的滾龍沿著田野和河流,或呼嘯而過,或轉側盤桓,與踏青的百姓共享春光,同祈豐樂。天色漸晚,鎮上擺出「長桌宴」,幾十張餐桌在街道上一字排開,家家戶戶將做好的豐盛飯菜擺放其間,鄉親父老、外來賓客,都會被邀請入席,舉杯歡慶春光美好,預祝秋後豐收。酒足飯飽後,五光十色的長龍伴隨著鑼鼓聲再次歡舞在石板街上。

「滾龍不僅僅是一項娛樂,更是我們梵淨山麓、辰水源各族人民內心深處巨大的感召力和凝聚力。」梁壽權說。

旅遊指南針

交通:位在貴州銅仁市的寨英鎮,從銅仁市往寨英巴士票價20元(人民幣,下同),車程2小時;從銅仁坐火車往鄧屯,票價3.5元,車程40分鐘;然後從鄧屯轉乘往寨英微型車,票價5元,車程10分鐘。

住宿:古鎮酒樓:每日40至80元;村民家:每日10至20元。

#票價 #春光 #車程 #銅仁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