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美齡成為「蔣介石日記」裡當之無愧的第一女主角,從最初頻繁記載的函電往來,到露骨地表白「情緒綿綿,相憐相愛」、「近日無論晝夜,心目中但有三妹,別無所思矣。」

項美麗在《宋氏姐妹》一書裡評價蔣宋聯姻說,「如果說美齡嫁給總司令是出於一種義務感,那是不公平的,因為她絕不是一個書生氣十足的人。不過她確實期待著能夠協助蔣介石統一中國,這無疑也是她與蔣介石結合的原因之一。

美齡絕不願意因為結婚,而失去從事建設性工作的機會。她曾經拒絕過為數甚多的追求者,她寧願不結婚,也不願意過當時中國上流社會婦女所過的那種自私生活。」

鑑於這本傳記撰寫過程中項美麗與宋氏姐妹特殊的親近關係,《宋氏姐妹》一書對於蔣宋聯姻的判斷不說直接來自宋氏姐妹,至少也得到了她們的首肯。 因為宋美齡傑出的自我隱私保護能力,至今我們仍然看不到她的日記、自傳、書信面世(在其他人的檔案中零星看到的除外,比如在宋子文檔案中就可以看到一些宋美齡與宋子文的電報、書信往來,但數量不多);而絕大多數的蔣、宋傳記又清一色地以項美麗的記述為藍本,這就使得蔣介日記的開放對於研究蔣、宋的個人生活史研究的意義變得尤為重大。

檔案開放 朝聖之旅

2006年3月,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宣布開放該院藏「蔣介石日記」,一時間世界各地的學者(甚至還有粉絲)到加州小城帕羅奧多(Palo Alto)查閱「蔣介石日記」者,紛至沓來。

2006年6月,當筆者看到那標誌性的胡佛塔時心中也曾無比激動。雖然在仔細閱讀「蔣介石日記」之後,心有不甘地發現,1926年以前的日記,與《民國十五年前之蔣介石先生》基本相同;而這之後的日記,大多已經在多卷本《事略稿本》和《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中被原封不動地引用,並被公開出版。

即便如此,胡佛研究院對於「蔣介石日記」的開放卻另定規則──據稱是應蔣氏後人的要求,能夠被查閱的日記當然不是原本──已是影印件,但所有的閱檔者不僅被要求不可以複印,而且不能使用電腦,只能手抄。所以在胡佛研究院的閱檔室裡那些奮筆疾書者,十有八九是在查閱「蔣介石日記」。

作為史料,胡佛研究院藏「蔣介石日記」的實際價值因南京第二歷史檔案館和台北國史館其他相關藏檔 的存在而大大降低,但胡佛研究院如臨大敵的閱檔規則至少在儀式上將它們的收藏「神聖化」,所以去胡佛研究院看「蔣介石檔案」,對於研究中國現代史的學者來說,成了一場朝聖之旅──儀式的意義可能遠大於史料本身價值。

「蔣介石日記」的史料價值究竟有多大,是個智者見智,仁者見仁的問題。

但在筆者看來,蔣日記對於研究蔣介石與宋美齡的生活史、家族史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因宋美齡的檔案資料在中國現代史研究中的缺席,蔣介石的日記和檔案就成了研究20世紀中國這場最著名的婚姻,最重要的一手資料了。「蔣介石日記」中與宋美齡相關的,記敘他追求宋美齡,以及兩人婚後生活的內容相當多。

追求攻勢 見諸日記

傳說蔣介石於1922年12月初在上海孫中山寓所邂逅宋美齡後就展開追求攻勢,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陶涵(Jay Taylor)在他今年出版、飽受讚譽的新書中則認為蔣初識宋美齡是1921年,而宋藹齡和宋美齡把蔣定為乘龍快婿人選的時間是在1926年8月──而當時在廣州,陳潔如作為蔣夫人而存在是人所共知的。

陶涵所依據的史料仍不過是至今真偽難定的《陳潔如回憶錄》。但有關蔣、宋1921或1922年初次邂逅的情節在「蔣介石日記」裡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日記裡最早出現宋美齡是在1926年1月17日,記曰:「十時後行第三期學生畢業典禮,孫夫人與其妹亦到。」

宋美齡再次出現在「蔣介石日記」要到1927年3月21日,這時蔣已經非常直白地記曰:「今日思念美妹不已。」由此可以推見,蔣介石對宋美齡的追求攻勢是在1927年初才集中展開的。蔣宋聯姻在1927年10月才獲得宋太夫人的恩准,但實際上9月26日蔣宋二人已私定終身。

1927年10月14日《交通日報》所發對宋美齡的專訪也基本印證此一推斷。記者問:「蔣先生謂初見女士時,已認為女士為其理想的伴侶,但不知當時女士,作何感想?」宋美齡答曰:「此乃五年前事,當時余未注意及之。」記者再問:「結婚問題,起於何時?」宋稱:「半年前,然最近始有成協。」

情緒綿綿 相憐相愛

從此,宋美齡成為「蔣介石日記」裡當之無愧的第一女主角,從最初頻繁記載與三弟(蔣介石在日記中對宋美齡的稱呼)的函電往來,到露骨地表白「情緒綿綿,相憐相愛,惟此稍得人生之樂也」、「近日無論晝夜,心目中但有三妹,別無所思矣。」

當時的中國人有寫日記習慣的絕不在少數,現存的大量名人日記得以出版,並成為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重要史料,但像「蔣介石日記」這樣多的篇幅、這樣熾烈的話語、這樣私人的內容記載自己的感情生活的絕不多見。如馮玉祥的日記中不少內容均與蔣日記相似,比如記述自我反省的、基督教義學習的、訓示下屬等內容,但基本見不到任何私人感情生活的記載。

內斂而含蓄地表達感情,尤其是愛情,始終是中國人的習慣,像周佛海日記中提及抗戰初期與妻子分離後,「深夜始歸,念淑慧不置」,已屬相當直白了,但與「蔣介石日記」中熾烈的感情流露相差甚遠。胡適早年的日記也曾有醉臥街頭、進巡捕房、夜闖妓院等生動記載,但成名之後,他的日記裡就再難見類似的故事了。蔣介石的這種特立獨行大概要歸功於他身上那種軍人和領袖的霸氣吧。(待續)

#美齡 #記載 #宋美齡 #蔣介石日記 #胡佛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