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德經第三十六章:「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故強之﹔將欲廢之,必故舉之﹔將欲取之,必故與之。是謂微明。…」最近幾日,在國際熱錢的猛烈攻擊之下,新台幣匯市幾乎每天演出相同的戲碼:開盤或盤中,新台幣匯率好像脫韁之馬,猛衝猛撞、大幅升值,甚至高達5角以上;然而到了收盤時候,又好像小孩被媽媽帶回家一樣,新台幣匯率乖乖地回到31元的所謂「彭淮南防線」底下。央行每天在營業時間幾乎全然放手,直到收盤前才出手,正符合老子道德經「將欲弱之,必故強之」的論點。

央行的操作,事實上只是在踐行所謂的「新彭三條」政策(新彭三條包括:1.引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提格里茲(Stiglitz)發表的文章,強調美、歐量化寬鬆造成全球混亂,在這個情況下,「阻升是必要的,也很自然」;2.詳細說明巴西近一年來採行的資本管制措施;3.今年前九月以來,新台幣的升值,已讓進口物價得到舒緩。)最近一週央行更以行動告訴外界,央行說話算話,既已發了聲明稿就一定做到;講得更明白一點,就是警告熱錢不要來搗蛋,匯價在營業時間無論怎樣亂闖亂撞,到了收盤時刻,還是得乖乖就範。

央行挾其龐大的外匯存底,有意願也有能力遂行其政策。然而,強勢作法也引發了一些相關的問題。其中,最直接受到影響的是,在此波匯率攻防戰中,首當其衝的,就是外匯指定銀行,每個營業日開始,不知應當如何掛牌。因為知道前一日的收盤價,是央行根據新彭三條第一條「阻升是必要的,也很自然」的結果,並不是外匯市場前一日的真正均衡價格,因而前一日的收盤價無法作為其當日開盤掛牌的依據。

附帶可能發生的問題是,由於每個營業日當中,實際成交的各筆新台幣匯價,大都高於當日收盤價格,往後經濟學者做研究時,將會發生資料失真的困擾。因為學者從資料庫所取得的資料是每天的收盤價,完全看不出這些日子,每天交易的平均匯價遠高於收盤價。若只根據收盤價格數據做研究,在時間序列分析上,可能會將這段日子的新台幣匯價表現,解讀成風平浪靜、絲毫不受熱錢影響,以致在研究結論上產生偏誤。

另外,我們認為,誠如史提格里茲所指出的,美、歐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是造成全球混亂根本原因,則國際熱錢流竄的意義,不只是商業利益的驅動而已;在實際意義上,這是東西方世界匯率戰爭開打的前哨戰。美、歐政府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其根本目的在逼使亞洲貨幣快速升值。國際熱錢趁勢使力,成為遂行美、歐政府匯率戰爭的馬前卒,因此這些日子以來,表面上的熱錢攻擊,實質上是各國政府匯率政策的「代理人戰爭」。央行若只是在戰術上「養、套、殺」以擊敗熱錢,恐怕無法根本解決美、歐政府在戰略上「以鄰為壑」的真正壓力。

有鑒於此,我們認為彭總裁在亞洲央行年會,或在其他國際會議場合所提倡的亞洲區域貨幣合作,應是亞洲各國形成「命運共同體」,對抗美、歐政府「以鄰為壑」政策的最適辦法。否則,外匯存底較低的泰國,其泰銖能否堅守一定價位,不無疑問;同時,作為國際貨幣的日圓,每日龐大的交易量,也使日本政府82日圓的底線不被看好。換言之,在國際熱錢的強勢攻擊下,亞洲國家可能會被各個擊破,屆時「彭淮南防線」的堅守,勢必會更加的艱難。因此,亞洲區域貨幣合作,應是亞洲各國貨幣當局,面對西方政府發動貨幣戰爭,相對上最有效的聯合防禦戰略。

此外,我們也要提醒央行,對於外界所謂「彭淮南防線」,宜有所澄清。雖然央行一再表明並沒有31元的所謂「彭淮南防線」,但從上週每日無論匯價如何變動,即使在盤中升破31元,但最後都會回到31元價位以下,這種現象難免讓人認為確有「彭淮南防線」的存在。央行實宜說明在「動態均衡」理念下,堅守31元底線的意義與必要性。我們相信,以央行堅實的政策研究能力,設定31元的所謂「彭淮南防線」,一定有其總體經濟、產業經濟、國際經濟等各層面的妥適評估。在民主政治下,「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相信7A總裁的政策闡述,會讓央行得到更多的支持與信賴。

#外匯 #每天 #匯價 #央行 #彭淮南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