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八五年「黨外祖師爺」郭雨新在美國病逝,好不容易遺體運回台灣,國民黨當局因對其忌憚,一度想開棺驗屍。當時以立委身分為此事和情治單位周旋的前國安會秘書長康寧祥,回憶郭雨新一生行誼後感嘆指出,很多政治人物老愛在選舉時著墨與「黨外」的關係,但什麼是「黨外」?康寧祥說,「黨外是郭雨新續命下來的」。

率性小鋼炮 省議會五龍一鳳

郭雨新一九○八年在宜蘭出生,一九四九年以青年黨代表身份獲得遴選擔任省參議員;一九五一年最高票當選第一屆臨時省議員。其子前駐新加坡代表郭時南說,當時國民黨開出很優厚的條件要郭雨新入黨,他都沒接受。

選擇留在黨外,郭雨新成為那年代的農民代言者,擔任省議員廿五年中,宜蘭鄉親每年春節都會收到中間有他大頭照的「春牛圖」。在宜蘭,連三歲小孩都知道「顧穀倉的郭雨新」。以率性直言作風聞名、有「小鋼炮」之稱的郭雨新,更與李萬居、郭國基、吳三連、李源棧及許世賢等人合稱「省議會五龍一鳳」,對省府官員發揮了一定程度的制衡作用。

國民黨獨大的威權時期,郭雨新於一九六○年大膽與《自由中國》發行人雷震等本省、外省菁英籌組「中國民主黨」,後來遭到蔣介石總統鎮壓瓦解,郭時南說,「那時很緊張,爸爸被吉普車接走,能不能回來都不知道。」

五十二歲組黨失敗沒能創造歷史,六十七歲他「虎落平陽」卻動盪全局。

高票落選 促使黨外青壯出頭

在國民黨打壓下,一九七二、七三年,郭雨新接連落選省議員、監委。一九七五年再參選增額立委,郭時南回憶,選前就有情治單位熟識的友人對父親說,「郭雨新你不用選了,國民黨不可能讓你當選,你八萬票落選。」

「結果廢票就真的是八萬票。」郭時南強調,本來半信半疑的警告竟成真,宜蘭人不願接受這個結果走上街頭,還差點釀成「火燒縣政府」暴動。郭雨新當時擔心宜蘭環境與世隔絕,若遭當局鎮壓將造成流血犧牲,因此要大家不要衝動,然後避走台北以免群眾情緒失控。

郭雨新以超高廢票落選,史稱「虎落平陽」事件。接著,幫郭雨新打選舉無效訴訟的律師林義雄出道參選省議員,「他本來沒沒無名,演講平平的很無聊,但群眾惦惦地聽,結果開出最高票。」郭時南表示,宜蘭從此成為黨外「民主聖地」,轉捩點就是郭雨新高票落選。

「虎落平陽」事件的另一個重要影響,是讓黨外青壯代與新生代浮上枱面。

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說,「我那時是省議員,自己去幫郭雨新發傳單,『老兵最後一戰,不能任他凋零!』文宣是我寫的。」許信良、張俊宏、姚嘉文、林義雄等人在此事件後接連於中壢事件、美麗島事件成為民主運動主角。

當時也前往宜蘭為郭雨新助選的現任民進黨秘書長吳乃仁、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兩人一起被分配去瑞芳監票。吳乃仁說,「沒想到進去八百多人,卻開出一千多票。」那次選舉讓他印象深刻的是,「原來他們(國民黨)是這樣搞的啊!那怎麼選也選不贏啊!」

挑戰威權 宣布參選台灣總統

擔任郭雨新秘書的陳菊,以及吳乃仁、邱義仁、田秋堇等黨外新生代,後來都成為民進黨要角,郭時南說,「郭雨新當時絕對沒想到,這群小鬼後來會變成主流。」

郭雨新「虎落平陽」後,一九七七年前往美國,隔年在海外台灣人支持下,宣布參選台灣總統。郭時南說,「他不是三歲小孩,當然知道不會當選,關鍵是宣揚台灣人也可以選總統的理念。」當時一本小冊子上有郭雨新披「台灣總統候選人」肩帶的照片,「宜蘭人拿到後如獲至寶,覺得『台灣總統』很爽。」

沒多久,一九七九年發生美麗島事件,郭時南回憶,「父親那時很氣、很鬱卒,因為國民黨把台灣人菁英都抓起來,而且被抓的大多數都和他非常親近。」

康寧祥指出,郭雨新出國之前維繫著整個台灣民主運動的活動與聯繫。「民主活動青黃不接、若斷若續最微弱的時候,如果沒有郭雨新的照顧,根本維繫不下來。」張俊宏也強調,兩蔣統治下台灣最森嚴的年代,郭雨新像是「寒夜中的焚香者」,用省議員的保護傘,護衛當時所謂的黨外。

郭雨新一生從省議員選到監委、立委,還成為第一位宣布選台灣總統的黨外人士;曾突破戒嚴環境高票當選,也因被作票而落選;在威權時期挑戰組黨功敗垂成,卻成為培育新生代菁英的黨外祖師爺。

「郭雨新雖是台灣老一代紳士,見過二二八等白色恐怖,因此在爭取民主的行動上有所節制,但他留下的重要貢獻,就是把日治時代萌芽的民主薪火,在民主轉型艱困時期維繫了下來」,許信良的總結,為郭雨新的歷史角色留下了重要註腳。(採訪/楊舒媚)

#黨外 #台灣總統 #宜蘭 #省議員 #郭雨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