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打魚我捕鼠▲勤耕善漁的蘭嶼達悟族人,遇到專吃農作物的大田鼠,一點辦法也沒有(右上,周敏煌攝)。幸好隔海的台東卑南族是天生的捕鼠好手(左),特有的捕鼠陷阱(右下)曾創下獵祭千隻的捕獲量。(莊哲權攝)
你打魚我捕鼠▲勤耕善漁的蘭嶼達悟族人,遇到專吃農作物的大田鼠,一點辦法也沒有(右上,周敏煌攝)。幸好隔海的台東卑南族是天生的捕鼠好手(左),特有的捕鼠陷阱(右下)曾創下獵祭千隻的捕獲量。(莊哲權攝)
你打魚我捕鼠▲勤耕善漁的蘭嶼達悟族人,遇到專吃農作物的大田鼠,一點辦法也沒有(右上,周敏煌攝)。幸好隔海的台東卑南族是天生的捕鼠好手(左),特有的捕鼠陷阱(右下)曾創下獵祭千隻的捕獲量。(莊哲權攝)
你打魚我捕鼠▲勤耕善漁的蘭嶼達悟族人,遇到專吃農作物的大田鼠,一點辦法也沒有(右上,周敏煌攝)。幸好隔海的台東卑南族是天生的捕鼠好手(左),特有的捕鼠陷阱(右下)曾創下獵祭千隻的捕獲量。(莊哲權攝)

一場鼠患,意外促成兩個原住民族間文化交流!蘭嶼島上最近鼠輩猖獗,農作物遭啃食損失慘重,「聞鼠色變」的達悟族人,對這群坐漂流木渡海的外來種「惡客」束手無策,只好向最愛吃老鼠的台東卑南族人求援。南王部落開會後,決定派出族裡八名獵鼠高手,到蘭嶼傳授祕訣,協助原住民同胞除害!

「種下去的農作全被老鼠吃光光,所以乾脆不種了」,蘭嶼鄉公所秘書黃正德無奈地說,今年七、八月開始,就有許多老人家向他反映,田裡面到處是田鼠挖的坑洞,芋頭、山藥、地瓜等農作物都被吃光了。

黃正德表示,蘭嶼島上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那麼多老鼠,有可能是颱風期間,乘坐漂流木到島上。目前島上有六個部落已經出現鼠患,但是達悟族人不會抓老鼠,只好向擅長捕鼠的卑南族求救。老鼠在達悟族語是叫「嘎然」,族人普遍很討厭牠們,偏偏一海之隔的台東卑南族人很會抓鼠且頗好鼠肉。在卑南族的大獵祭裡,因為許多動物被列為保育,山老鼠就成為主要獵物之一。

南王部落的卑南族人陳冠年表示,老鼠的卑南族語是「古拉卯」,早期在平地甘蔗田裡抓田鼠的幾乎都是卑南族人。現在台東的田鼠越來越少,偶爾還會一群人相約到花蓮縣鳳林獵鼠回來打牙祭。

陳冠年說,抓田鼠是卑南族人代代相傳的傳統狩獵技巧,獵人找到老鼠行經路線後,就布置卑南族特有的老鼠夾,一個大獵祭下來可以捉到上千隻。

為了替達悟族人除鼠患,八位卑南族的獵鼠高手,將前往蘭嶼進行捕鼠行動,除了布下一百個捕鼠夾以外,也會傳授雅美族人捕鼠技術;黃正德說,這是族群的文化交流,也是為蘭嶼生態永續發展盡一分心力。

#卑南族 #蘭嶼 #族人 #田鼠 #捕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