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第二上市的規劃,朱士廷指出,目前規劃將分成三階段進行,第1階段是以臺商為主進行招商,第2階段是以華人(即包括香港、新加坡及大陸企業)為主,第3階段則是日本、歐美等國際級大型企業為招商主要對象。

目前證交所對於TDR的招商策略已邁入第2階段,朱士廷說,待第二上市的掛牌家數規模達到50家,能夠對國際級企業有一定的吸引力之後,證交所TDR的招商將進入第3階段,屆時臺股TDR將可望見到更多國際大型企業來臺掛牌。

對於臺股的TDR市場國際化情況,已來臺發行TDR的歐聖集團董事長黃子耀也指出,當初歐聖考量要不要來臺第二上市,及和香港市場進行比較時發現,臺股在兩岸簽訂ECFA之後,未來對新加坡企業來說,來臺第二上市將有多面向的優勢。

黃子耀表示,來臺第二上市的整體考量,簡單來說,歐聖認為在兩岸關係和緩、並且簽訂ECFA之後,臺灣是希望進入中國市場的窗口,於此同時,透過臺灣進入中國市場之後,由於中國市場目前在全球的地位已經大為提升,更可以藉此管道再取得進軍國際市場的優勢。

目前在臺發行TDR的新加坡企業已有9檔,對新加坡企業來說,來臺第二上市的吸引力到底在哪裡?

黃子耀指出,先由臺股和新加坡股市的結構來看,新加坡股市是一個以管理基金機構及法人為主的市場,持股都偏向中長線,且市場資金籌碼相對穩定,若以市場交易情況來看就出現市場資金過於安定、市場周轉率偏低的問題。

而臺股市場有多達7成投資人是散戶,在長短線資金齊聚之下,臺股的周轉率明顯高出許多,交易情況也明顯活絡不少,同時,本益比相對來說也比較高,這是臺股在交易方面的優勢。

在進入中國市場的考量上,黃子耀也認為,透過臺灣進入中國市場,無論是知名度的提升,還是中國市場的接受程度,都有正面的幫助,若是單從香港股市和臺股的比較,黃子耀認為,當初會在2個第二上市的市場中選擇臺股,最主要的原因還在於,在臺灣可以設立生產據點,而香港則是服務業為主,相對較無設立生產廠的人力及外在環境,這都是新加坡企業投入臺股第二上市的主要原因。

黃子耀也進一步指出,站在企業的立場,要吸引廠商願意第二上市,單純以籌資做為誘因是不夠的,臺股第二上市除了籌資之外,在生產據點的設置、對中國的訊息傳遞、ECFA簽訂之後在大中華市場的地位,甚至從而跨足國際市場可提供的資源都和過去明顯不同。

#香港 #中國 #來臺 #臺股 #二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