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大陸發改委官員確認在「十二五」規畫綱要中,將針對提高居民收入等涉及收入分配問題,設定明確指標。而「十二五」規畫建言獻策活動也由本月1日開始啟動,為期兩個月。這是大陸公民意見表達稚嫩雛型,論者則指出向既得利益結構開刀,才可望做到收入分配改革。

從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傳來消息:針對人大代表和社會輿論反響強烈的機關事業單位工資發放隨意性大、缺乏法律依據問題,大陸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正在組織研究擬訂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方案,並深化事業單位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工作方案。

收入分配改革為重點

方案出台後積極開展相應立法工作,同時對高層主管年薪以及壟斷行業職工工資過高問題,有關部門將加強監管規範,在工作取得一定經驗後,適時提出立法建議。

在「十二五」規畫建議中,收入分配改革占有重要比例,「城鄉居民收入普遍較快增加」是下一個5年的五大目標之一。「努力實現居民收入增長和經濟發展同步、勞動報酬增長和勞動生產率提高同步,低收入者收入明顯增加,中等收入群體持續擴大」更被廣泛解讀為充分展現了共產黨解決收入分配不公問題的決心。

收入分配制度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這已經是並不新鮮的社會共識。但具體怎麼改,從哪一點著手最有效果?從前幾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適當提高中央企業國有資本收益收取比例,到現在針對壟斷行業高工資和機關事業單位工資發放無序等問題「動刀」,改革的思路已經呼之欲出,即先從最難的改起。

改革就從最難的改起

這樣一種思路有其充分的合理性,「機關事業單位工資制度改革」、「提高央企上繳紅利」、「遏制壟斷行業高工資」,向來是民意洶湧的焦點,卻又在多年的改革動議中遲遲其行,在公眾經驗中堪稱收入分配改革領域中最難啃的三塊「硬骨頭」,現在先從最難的改起,就好像戰場上的「擒賊擒王」,如果精心謀畫進展順利,收入分配改革的其餘問題自可迎刃而解。

既得利益非常話語權

但既然被公認為「最難」,欲將其化解自然也必須將解決過程中的種種明險和暗礁一一考慮在內。「機關事業單位工資制度改革」、「提高央企上繳紅利」、「遏制壟斷行業高工資」,在收入分配改革領域中為什麼最難觸動?無非因為圍繞央企、壟斷行業、機關事業單位的收入分配當下已經形成了相當堅實的利益格局,格局一旦固定,打破必然困難。

而這種利益格局之所以能夠形成,又因為此種格局中的最大受益者往往擁有非同尋常的話語權和博弈能力。各方話語權、博弈能力如果沒有變化,則現行利益格局很難被衝決,任何初衷良好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哪怕這種方案會以立法的形式規定下來,也有被扭曲乃至杯葛的危險。

有一種論調就認為初次分配應充分市場化,我們正在穩步推進的一些收入分配改革措施有向計畫經濟倒退的嫌疑。此種論調高揚「市場」的大旗,頗具誘惑力但無法自圓其說。

作為基礎性的分配關係,如果初次分配嚴重不公,政府在二次分配中即使有稅收調節等各種武器,也難以扭轉大局,這早已為近幾年的社會現實所驗證。我們現在所要進行的改革,不過是對以往偽市場機制的矯正罷了。即使企業虧損,高管天價年薪巋然不動,類似種種怪象,誰敢說是市場機制作用下的自然結果?

要對現行利益格局有清醒認識,又要有衝破利益格局的決心,更要輔之以果斷而堅決的行動,公眾也才能真正看到收入分配改革的希望。

(摘自《南方都市報》社論2010-11-7,原題〈衝破現行利益格局,收入分配改革才有希望〉)

#利益格局 #改革 #壟斷行業 #收入分配 #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