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交會點一輛吊臂車在林口往龜山的忠義路一段煞車失靈,先擦撞小貨車後再撞上公車,公車又撞上電線桿後側翻(上圖),死亡的4人也都是坐在這附近座位,所以傷重不治。吊臂車的車頭幾乎陷進公車的底盤(左圖),滿地都是震出的玻璃碎片。(胡欣男攝)
死亡交會點一輛吊臂車在林口往龜山的忠義路一段煞車失靈,先擦撞小貨車後再撞上公車,公車又撞上電線桿後側翻(上圖),死亡的4人也都是坐在這附近座位,所以傷重不治。吊臂車的車頭幾乎陷進公車的底盤(左圖),滿地都是震出的玻璃碎片。(胡欣男攝)
▲吊臂車司機黃榮成(左一)去年酒駕被吊扣駕照,目前是無照駕駛。(胡欣男攝)
▲吊臂車司機黃榮成(左一)去年酒駕被吊扣駕照,目前是無照駕駛。(胡欣男攝)
桃園龜山車禍現場示意圖
桃園龜山車禍現場示意圖

卅歲、懷有四個月身孕的乘客莊毓萍一屍兩命不幸在這場車禍意外中喪生。她婆婆說,媳婦在台北工作,下午特意請假回桃園牽新買的轎車,她與兩歲的孫子,在桃園火車站等,孰料等到的竟是噩耗。今年警大畢業,要返校溫書準備特考的歐宣甫,因睡過頭遇上災難,下半身有癱瘓之虞,警察夢恐因此破碎。

被起重吊車猛撞的桃園客運公車,是從台北松山機場發車走國道一號,在林口交流道下後,經長庚醫院後往桃園火車站開。車上有人剛回國,警消在毀損的車體內找出數個登機箱;還有人是剛從長庚醫院看完病要返家,沒想到天降橫禍又被送到醫院急救。

莊毓萍的婆婆忍著眼眶的淚水說,媳婦莊毓萍昨天下午請假回桃園牽新車,二時卅分許還通過話,媳婦說已經過了忠義路二段,再過不到半小時就會到桃園火車站,但等到三時許都沒再接到電話。

她說,當時客運站已經有兩班車回來,納悶為何媳婦搭的車遲遲未抵達,她聽到乘客說經過忠義路一段時,有客運車翻覆的車禍。她腦中閃過一片空白,隱約就有不好的預感。

廿二歲、今年夏天剛從警察大學畢業的歐宣甫,昨天要返校溫書準備特考,他原本該在忠義路二段警察大學附近下車的,卻因為睡過頭碰上車禍。他送醫時意識還相當清醒,和救護人員說:「好倒楣,如果沒睡過頭就不會遇到這場車禍了。」

蔡姓男子當時坐在公車前方,他回憶事前有聽到猛按喇叭的聲音,之後吊車由後撞上,車上乘客大聲叫喊,隨即翻覆。他奇蹟似幾乎毫髮無傷,被救出後聽聞乘客有四人死亡,長嘆:「活著真好!」

送到桃園敏盛醫院的傷者總共五人,包括一對夫妻楊儒揆、胡寶蘊、一對母女莫國霞、江昀綺及婦人張玉蓮。巧合的是,五人都坐在公車駕駛座後面不遠的座位,幸運逃過死劫。

張玉蓮心有餘悸說,一個月才搭乘一次桃園客運前往台北就診,坐了三、四年都沒出事,沒想到昨天回程竟出車禍。楊儒揆夫婦也準備搭車回家,客運車翻覆時胡寶蘊當場由右側跌落至左側座位,造成第七節肋骨骨折。

為免重力壓迫愛妻,楊儒揆奮力抓住座位上方置物鐵架,但因翻車力道強勁,雙手都受拉扯撕裂。莫國霞則拼命護女,客運車左翻時,坐在左側靠窗位置的張玉蓮當場被壓住動彈不得,左手臂骨折斷裂。

「整車的人都在尖叫!」張玉蓮說。經過院方固定受創部位,張玉蓮顯得較為平靜,桃園客運公司高層也趕來探視,讓平時做義工的她很不好意思:「還好保住一條性命!」。

#媳婦 #客運車 #桃園 #睡過頭 #車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