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前,高雄地院判決,直指陳致中召妓屬實;兩天後,高雄地檢署認定,應召女不但上了陳致中的車,召妓使用的門號還曾透過黃睿靚的手機撥出過。

無論是審理或偵辦,最後都指向唯一的「事實」,那就是原本還疑雲重重的陳致中召妓事件,經由法官與檢察官接力調查之後,應該可以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換句話說,此案已獲得司法的「認證」。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陳致中是公眾人物,而且還出馬參選議員,否則他召妓與否,干誰屁事。退一步而言,即使真的有召妓,假使他第一時間認了,人們的好奇心大概也只會維持五分鐘熱度。

問題是,陳致中的態度完全是死皮賴臉地硬拗。法官要他提供人文首璽的監視畫面,他不同意;結果檢察官找到警方監視器,顯示應召女坐上他的車。法官發現他持有召妓男的手機門號,他辯稱還有其他門號;結果檢察官又查出,召妓男曾借道黃睿靚的手機,印證陳是召妓男。

在法官、檢察官的努力下,陳致中召妓疑雲已無須爭辯,即使有支持者抬出「不是白嫖、沒有那麼惡質」的荒謬論調,卻無損於事實本質。簡單講,他的確沒有白嫖,但裝得一副被政治迫害的可憐形象,令人噁心。

台灣民間有句俗諺,「死豬不怕滾水燙」,不管怎麼看都蠻符合這位扁家大少,尤其是謊言不斷被戳破後,他還繼續出來拋頭露臉,死豬都快變活豬了。

#事實 #應召女 #檢察官 #門號 #白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