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廿七日於台北市立美術館盛大登場的「永遠的他鄉—高更」大展,網羅來自歐、美、日等八個國家,十七個美術館、基金會及私人藏家等借展單位共八十六件展品,呈現高更其人其藝術風格外,還包括同時代追隨者的作品,勾勒高更對同時代、後輩藝術家的深刻影響;這也是台灣首次以高更為主題的大展。

「高更」展由北美館、環球策展、環球印象國際共同主辦,展品包括高更的油畫、版畫、銅雕、木刻、陶藝與紙上作品約五十八件,以及同時代受高更啟發的十六位「阿凡橋畫派」(Pont Aven School)藝術家作品共廿八件,展品目前陸續抵台中。

昨日,兩件高更畫作《籃中的松葉玫瑰》與《水果盤與檸檬》率先曝光。這兩幅靜物畫以花果為題材,一方面呼應時下花博會熱潮,另一方面也窺探到高更較早期創作受到印象派與塞尚的影響。

首先亮相的是美國費城美術館珍藏《籃中的松葉玫瑰》,這幅一八八六年的油畫描繪剛從花園採下的玫瑰花,被隨手散置在籃子裡。北美館承辦人員余思穎解釋,高更曾在印象派畫家畢沙羅畫室學畫,受到畢沙羅、莫內等人技法影響,「高更以短促、綿密的筆觸描繪形體,並以厚重的顏料處理花籃和小桌毯,顯現他對編織紋理的興趣。」

高更將這幅畫獻給昔日證券行同事兼畫家好友舒芬納克,但畫面上舒芬納克的姓氏字母卻不完整(只有Schuffen,而不是Schuffenecker),顯示畫布可能經過裁切。舒芬納克是高更的好友,曾多次對生活困頓的高更伸出援手。一八八四年舒芬納克長子出生,還以高更的小名「保羅」來為兒子命名,顯示出兩人的好交情。

第二幅登場的是《水果盤與檸檬》,現為瑞士朗格瑪特美術館收藏,完成於一八八九年至一八九○年。這幅畫無論是風格或題材,都令人聯想到塞尚的畫作《水果盆、玻璃杯與蘋果》。高更相當尊崇塞尚,《水果盆、玻璃杯與蘋果》是高更的收藏品,經常攜帶在身邊,喜愛無比,因而極有可能是高更以塞尚這幅畫為基礎繪成《水果盤與檸檬》。

不過,高更並非完全臨摹塞尚之作,畫中背景描繪的窗外景色,是高更喜愛的布列塔尼風光,窗戶右方還畫有一隻鵝,像是一幅畫作草圖,鵝是布列塔尼民俗藝術中非常流行的主題。這些背景元素讓《水果盤與檸檬》頗有「畫中畫」的趣味。

一八八六年高更首次來到位在法國西北方的布列塔尼地區後,為當地質樸且帶有原始文化氣息的人文景觀所吸引,獨特的個人藝術風格也在此逐漸萌芽。

#松葉 #水果盤 #高更 #大展 #塞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