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的「民主象徵」翁山蘇姬在經過長達七年的軟禁之後,十一月十三日終於重獲自由,一時之間,大家似乎又看到了緬甸的希望,彷彿只要翁山蘇姬登高一呼,什麼都可以迎刃而解。然而是否真是如此呢?

廿一年來,翁山蘇姬前後幾次遭到軍政府軟禁長達十五年之久,她個人為了追求民主而承受的壓力、屈辱,令人哀傷;她面對軍政府的蠻橫無理,表現出來的無比韌性與毅力,令人崇敬;經過這麼多的磨難,她仍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共同努力,更是令人動容。

翁山蘇姬誠然是一朵壓不扁的玫瑰。但這一切也掩蓋不了一個事實。就是,二十一年來,緬甸的民主情況並未改善,反而變形為一個更加難以對付的存在。

大家都知道,緬甸剛舉行過的所謂大選,完全是軍政府精心設計的政治大遊戲,通過這個刻意把翁山蘇姬排除在外的遊戲,緬甸的軍頭們已經披上文人政府的外衣繼續執政。

甚至於翁山蘇姬獲得自由這件事的本身,都是這個遊戲的一部分。亦即緬甸軍頭在釋放她之前完成大選,然後,藉著釋放翁山蘇姬來轉移大家對大選不公正、不自由的指責。

更諷刺的是,軍政府並沒有少關翁山蘇姬一天,釋放她,跟什麼國際壓力也無關,純粹是期限已滿(甚至這個期限都是精心設計),卻讓大家有他們做了件「好事」的錯覺。

這樣狡詐、陰狠的軍頭,還真不是一般的武夫。

以泰國為基地的緬甸專家昂南歐就表示,「這位可憐的女人(指蘇姬)肩上有太多的壓力,而她並沒有創造奇蹟的能力」。翁山蘇姬現在所面對的局面,實際上比當年更要詭譎。

這次的大選雖然普遍受到西方國家質疑。但是卻有中國、俄羅斯乃至於緬甸也是會員國之一的「東南亞國家協會(東協)」的背書。

緬甸軍頭本來就不在乎國際觀感與質疑,現在當然更是老神在在。

另一方面,緬甸的反對陣營卻是分裂的局面。主要的原因就是翁山蘇姬授意她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抵制選舉,結果在新的選舉法之下,「全民盟」只得自廢武功,被迫解散了。

這就引起「全民盟」內青壯派的不滿,他們認為大選至少是個參與未來政治的機會,不該輕言放棄,遂自行組黨參選,結果被「全民盟」的老人(許多已八、九十歲)責為「叛徒」。如何重整反對陣營,就成為翁山蘇姬當前第一要務,然而,認為她無法通變的青壯派是否能接受領導,則還有待觀察。

翁山蘇姬獲得自由後的種種講話,已經顯示出她不像過去那樣鐵板一塊。問題是,現在這些執政的軍頭也早已證明自己不是省油的燈,過去的事也證明,一旦他們認為翁山蘇姬還是威脅,他們會毫不猶疑地再將她的自由收回。

#令人 #軍政府 #緬甸 #遊戲 #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