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選戰終於塵埃落定。結果大致與選前預期相同:執政的國民黨贏得台北、新北和台中的市長席位,民進黨則以傳統票倉的優勢獲得台南、高雄市長席位。不過與此前相比,國民黨的得票率明顯下降,而民進黨的得票率明顯上升,國民黨是驚險中取勝,而民進黨「雖敗猶榮」。作為地方權力層面的五都選舉,體現了不同於中央權力層面選舉的特點:投入選舉的國民黨與民進黨,不再著力在政治議題如統獨、兩岸關係上做文章,而是在城市治理方面下功夫,雙方在選民們面前,力拚誰更能夠治理好城市的預期能力。這也許是台灣民主選舉轉型的信號:當兩黨意識形態之爭不再占據選民關注的中心位置的時候,政黨的治理能力就成為選民投票的重要引導因素。如果島內政治局面維持目前的走勢,海峽兩岸關係不出現重大的變數,而國際局勢不發生明顯變局的話,這種轉型新的策略將直接左右2012年的總統選戰。

治理績效不佳 鐵票也會流失

五都選後,台灣的政治生態將發生明顯的改變。首先,選民將走出選戰的熱情投入,進入選後治理績效的觀察,並由此形成對當選人所在政黨的評價結果。這樣的評價結果,必將影響2012年的選舉投票取向。選戰之後,選民必將轉而注重獲選市長的地方治理績效。須知地方治理績效不佳,即使是鐵票,也會流失。

其次,這次選舉可以視作兩黨調整政黨策略的契機。國民黨的驚險取勝,促使政黨調整執政策略,降低政治動員成分,加大地方治理力度,提升治理的綜合績效,從而保住選民基本盤的支持。民進黨得票率的明顯升高,可以視為其柔性選舉策略的勝利。因為民進黨不再以悲情和抗爭作為政治競爭的首選策略,而是將治理方式、行政操盤手轉變和治理績效放在選戰首位。這使得選民、尤其是中間選民可以相應地暫時放下政治判斷,將關注點放到城市治理上來。這恰恰擊中了國民黨執政的一些明顯弱點。可以說,今後台灣的選戰,打治理牌優勝於打政治牌。

再次,五都選舉作為2012年大選的中期選戰,促使國、民兩黨檢視選舉的戰略與策略布局。雖然不能由五都選舉研判2012年的選舉走勢,但也不是說這次選戰對2012年選戰毫無影響。如何將地方選戰的勝選經驗導入中央權力的選舉之中,又如何避免理性政治與民粹政治的膠著,真正讓政治理性主導選舉,對於國、民兩黨都還是一個待解的問題。

兩黨應有總體政治思維

最後,五都選戰過後,作為台灣兩大政黨的國、民兩黨,都面臨一個提供台灣政治願景的考驗。台灣的選舉文化、政黨文化與社會文化是一個互動的台灣總體文化的組成部分。這就要求一個試圖取得中央權力的政黨,必須具有適應於台灣社會狀況並引導其良性發展的總體政治思維。五都選舉中政黨的總體思維效用並不凸顯,但一旦涉及到台灣中央權力層面的選舉,這一總體思維的狀態勢必制約台灣民主政治與公共政治文化的互動態勢。因此,五都選舉中出現的迴避重大政治問題,避走策略化選舉的「破碎化」選戰進路,勢必調整;同時,選戰中存在的民粹陰影如何揮去、暴力因素介入如何克治,在在考驗台灣主要政黨的政治智慧。(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

#選戰 #策略 #政治 #選民 #政黨 #台灣 #民進黨 #選舉 #治理 #績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