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年,新聞網站Newsmax,刊出了記者史密斯(C. R. Smith)的文章〈中國防火長城〉("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報導中國如何控制網路傳播、迫害在網路上發表異議者,以及美國思科公司,加拿大北電網路提供技術與設備協助中國建立這個防火長城。

從此GFW三個字母成了中國網路管制系統的代名詞。至今少有人清楚這個系統的全貌,外界較瞭解的只是中國公安部的「金盾工程」。

一九九八年,公安部決定實施「金盾工程」,進行公安業務電子化,由公安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李潤森負責。二○○三年發改委批准了計畫與預算,第一期投資規模達三十七億人民幣。這項被列入「電子政務建設十二大業務系統」之一的計畫。第一期工程從○三年九月進行到○六年十一月。之後兩年又展開二期工程,趕在北京奧運前完工。

「金盾工程」一項重要使命就是網路監控。加拿大人權與民主發展國際中心的渥爾頓(Greg Walton)的報告中提到,二○○○年在北京舉行的「國際安防展」,宣傳資料指出,金盾工程業務包括「出入口監控、反駭客入侵、通信安全、電子電腦配件和軟體、解密和加密、電子商業安全、外聯網和內聯網保安、防火牆、網路通訊、網路安全和管理、安全操作、智慧卡保安、系統安全、病毒察覺、資訊科技有關服務以及其他」。

「金盾工程」不全然等於GFW,因為網路管制只是公安電子化業務的一部分,而且其他單位,例如國安部,也在進行網路監控。被稱為「GFW之父」的中國工程院院士方濱興,就曾負責建構「國家網路安全監控平台」,這個平台並不等於「金盾」。官方對此平台不像對「金盾工程」一樣公開宣傳,至今外界所知有限。

防火長城封鎖了中國網民許多對外連繫通道,但是網民們不甘於被困在長城內,想用各種方法「翻牆」,迴避國家監控。是誰幫助被困在長城裡的中國網民找到翻牆之道?很多資通玩家都每天和中共網路警察鬥法,嘗試各種翻牆的方法。其中,兩個最受歡迎的翻牆軟體是UltraSurf和Freegate。前者被哈佛大學的貝克曼網路與社會中心評為最佳的翻牆軟體。

這兩個軟體是誰設計的?答案是中共最討厭的法輪功成員。十一月份著名科技雜誌Wired,訪問了這兩個軟體的設計者,黃雲(Alan Huang)和田大衛(David Tian)。他們背景很類似,經歷八九民運洗禮,之後都學法輪功健身。黃雲原本在矽谷任工程師,二○○二年,中國官方正啟動網路監控工程之際,他結集了一群法輪功團體的資訊工程師,著手研發翻牆軟體。大約也在同時,任職太空總署(NASA)的田大衛也召集另一批法輪功的科技專家進行相同工作。

這兩群人利用下班時間研究如何打破中國網路管制,最後黃雲團隊設計出UltraSurf,而田大衛等人研發出Freegate。二○○六年這兩組人馬共同成立了「全球網路自由協會」(GIFC)。GIFC的軟體成了被關在長城內的中國網民之「自由門」,也廣為其他專制國家的網民使用─○九年伊朗「推特革命」風潮,GIFC的軟體就是幕後大功臣。

如今,田大衛還在NASA工作,而黃雲早為了專心與中國網路管制奮戰,離開矽谷令人羡慕的職務,也把舒適的房子賣了。他對Wired說:「有時候我會開笑玩說,法輪功也許不會成為一種宗教,但對我而言,網路自由已經成了信仰。」

北京當局或許沒想到,被他們視為怪力亂神的「邪教徒」,卻用科學力量給了一記強力回擊。

(作者為專欄作家)

#安全 #中國 #網民 #監控 #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