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樹環繞的孟母林。圖/張璐
▲碧樹環繞的孟母林。圖/張璐
▲孟母林中,大殿之內的孟母教子泥塑。圖/張璐
▲孟母林中,大殿之內的孟母教子泥塑。圖/張璐
▲矗立於孟廟的《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聖旨碑》。圖/張璐
▲矗立於孟廟的《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聖旨碑》。圖/張璐

在山東濟南孟廟東路啟聖門至啟聖殿通道西側,碑碣林立,為孟廟各類石碑存放之處,稱為「孟廟碑林」,保存孟廟歷代碑碣280多塊。廟內共有各種樹木多達430多株,多為古老的松檜和側柏,已有近900年的歷史。

走進啟聖門,兩旁皆是歷代皇帝、王公、文人墨客留下的碑刻,彷彿還散發著古代的墨香。奇怪的是,這些碑刻似乎是隨意錯落排開,很難單純以時間、職位或其他順序加以排列。細問之下方才知曉,原來這些石刻皆是自古傳承,後世為保持其原貌一直不曾加以移動,才形成如今看似錯落的獨特格局。

元代石碑 尤為醒目

啟聖殿前碑石林立,「古木參天繞舊祠,遍地豐碑滿壁詩」,正是孟廟碑石林立、檜柏環繞的生動寫照。這些碑刻時間跨度大,從宋、金、元、明、清至今,歷經800餘年,內容豐富,有詔封、祭祀、拜謁題詠、捐資紀德、歷次維修等。

碑刻之中,一副元代石碑尤為醒目。碑文中上半部分刻有蒙文,下半部分乃是漢文,其蒙文是較早的蒙古文獻稱其「八思巴文」。這副碑刻名曰《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聖旨碑》,記錄的乃是一道聖旨,頒布於元文宗至順元年(公元1330年)。在聖旨中,文宗皇帝稱孟子為「百世之師」,讚譽孟子「有功聖門,追配神禹者」,加封孟子為「鄒國亞聖公」。至此,「亞聖」成為孟子的專用封號,

人們把至聖孔子與亞聖孟子合稱為「孔孟」,孟子名正言順地成了繼孔子之後的第二位聖人。在眾多的碑刻中,歷代題詠者不乏其人。有皇帝三人:南宋理宗趙昀,清代愛新覺羅·玄燁、弘歷;宰輔九人,其中有與范仲淹齊名的韓琦,有以變法著稱的王安石,還有大學士劉墉、阮元等。其中還有三位安南國使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安南國正使丙辰科進士、刑部侍郎陳輝泌攜兩位副使「捨舟登陸」來鄒拜謁孟子,留詩五首,內容充實,感情真摯,可見孟子思想在當時就對東南亞各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文轉B9版)

#聖旨 #加封 #碑碣 #石碑 #碑刻 #林立 #歷代 #皇帝 #孟子 #啟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