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傍傍族」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現象,意即在社會階層僵固化的情形下,要靠依傍權貴富豪來求得攀升。大陸媒體對此現象進行了調查與討論。

結婚要傍大款,理財要傍巴菲特,辦事要傍有權力的人……如今,不少人一門心思地希望借助「捷徑」實現個人目標,達到事半功倍效果,這類人被稱為「傍傍族」。上周,《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展開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6.9%受訪者確認身邊普遍存在「傍傍族」。

恨爹不成剛

與之前的「拚爹」之說相比,新名詞「傍傍族」顯然更向前發展了一步,它與最近流行的「恨爹不成剛(李剛)」,成為當下這個越來越浮躁的社會風氣和固化的社會現狀的生動寫照。其實這種依靠他人的「傍傍族」,背後所反映的是根植於中國人內心深處的投機心理。我們向來都會被各種名目的「捷徑」所吸引,而捷徑的受歡迎,則意味著正道的艱難與曲折。

當「傍」成為一種社會共同心理時,必然會導致個體努力的弱化,人們不再想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取成果,甚至幻想不勞而獲。而假如這樣的局勢不能得到改善,那麼社會上大量的崗位被有關係的人把持著,沒有關係的人,儘管有較強的能力,卻只能一路上在拚搏,步履維艱蹣跚而行,然後看著身邊那些可能碌碌無為的平庸者甚至是無能者,彷彿乘坐著快速直達車,從自己身邊呼嘯而過,難以望其項背。平庸者上位之後,優秀者就將更難有出頭之日。如此,惡性循環便形成了。

價值觀分裂

而在這樣的境遇下,很容易造成人格上的價值觀分裂:我們恨貪官,又拚命報考公務員;我們譏諷不正之風,自己辦事卻忙找關係。總之,我們憤怒,不是因為覺得不公平,而是覺得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們不是想消滅這種不公平,而是想讓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正如之前《人民日報》刊發文章說的,從「你是哪個單位的」的驕橫,到「我爸是李剛」的張狂;從「蟻族」艱難的處境,到對「階層固化」的焦慮;從個別地方招錄幹部子女的紅頭文件,到「拚爹就業」背後的無奈,我們看到了現實的凌厲與夢想的蒼白。

很顯然,這樣的發展態勢,使得整個社會呈現了一種向下的負發展態勢。在這樣的態勢下,社會的活力會被堵塞,更別提發展了。而重塑這種社會的活力,唯一的辦法就是疏通這種堵塞的機制,放開社會流動與競爭,具體到社會機制改革層面,便是約束權力的活動邊界,保障每一個公民的具體權利,依靠透明、公開、法治等手段,塑造機會均等的相對公平公正的社會大環境。

(摘自《揚子晚報》2010-12-8,作者張天潘)

#活力 #捷徑 #公平 #態勢 #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