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初我的心導管中一支支架有狀況,我住院三天檢查,彥博整整陪我三天。」陳彥博的恩師潘瑞根(見圖左,右為林義傑,本報資料照片/陳怡誠攝)表示。那陣子正是陳彥博忙著備戰南極超馬,處處碰壁苦於找贊助商的時刻。

二○○七年師鐸獎得主潘瑞根,不但培育出極地冒險家林義傑,也是陳彥博在成淵高中時的教練。陳彥博謹記媽媽的話:「我們是生你的父母,但是你永遠要記得,潘瑞根老師是你的『再生父母』。」

南極這一路征途,陳彥博數次以衛星電話向潘瑞根要「安慰」。十五日陳彥博剛完成四十二公里的南極冰上馬拉松卻左腳扭傷,擔心會影響次日一百公里超馬賽,潘瑞根對他說:「你撐得住嗎?有帶藥嗎?真的要看情況,不要硬撐。」

昔日林義傑備戰極地時,陳彥博是唯一有能耐陪練的師弟。潘瑞根回味:「彥博很厲害,陪練時可以緊咬小傑,無形中漸漸承襲小傑堅毅的鬥志,還有看世界的視野。」

聽到愛徒闖過南極這道大關卡後,潘瑞根點頭說:「彥博在○八年和小傑、劉柏園一起拚『磁北極大挑戰』後,自己又度過喜馬拉雅、北極兩個大賽,心裡那塊『內力』已經能夠在當下面對任何險境。」

讓潘瑞根很欣慰的是,陳彥博在外自然流洩的好人緣。「他告訴我,他在南極比賽交到很多朋友。出發前,我翻翻他的袋子,裡面有要送給其他選手的平安符、中國結等禮物,他真的做了很多國民外交。」

回想昔日還是小毛頭的陳彥博,潘瑞根笑了出來:「彥博在高一時還屌兒郎當,沒認真看待跑步這件事,我還曾經罵他,你就滾吧,不要浪費彼此的生命。我想是緣分,很奇妙喔,後來彥博想通了,他執著長跑的態度讓我也很佩服。」

#陳彥博 #潘瑞根 #極地 #南極 #恩師 #再生父母 #林義傑 #備戰 #小傑 #彥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