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古冊戲的故事「年久失修」,劉南芳在研究採集的過程中為此多次頭疼不已。「所有的戲齣都是口傳,傳著傳著版本就不一樣,而那個年代的價值觀與邏輯也比較保守,相較於現代很多太落伍,許多情節都得修改啊!」

像是知名的《詹典嫂告御狀》,描述一位名叫詹典的男子遠赴南洋賺錢養家,卻在帶著珠寶銀兩回家的路上被搶劫殺害。他的妻子詹典嫂抱著還在襁褓中的孩子四處找兇手。某天,那位還不滿周歲的孩子竟然開口,指認阿公就是殺害詹典的兇手。

劉南芳說:「不到一歲的小孩會說話、認兇手,這種故事現在誰相信啊!」

而在《甘國寶過台灣》中,究竟福州男子甘國寶為何到台灣發展,就出現多種版本,也都很「神奇」,一說是算命仙指示,一說是神仙托夢。

而在《雪梅教子》裡,描寫寡婦秦雪梅,兒子進了朝廷當官後,想替她立貞節牌坊,卻受到奸佞同事陷害,故意以一場約會的邀請去破壞秦雪梅的清白。後來整件事鬧到皇上跟前,秦雪梅雖沒赴約,但因為坦言自己真的曾經起心動念,因此遭皇上下令賜死。而另一個版本更扯,「皇上的賜死理由是因為秦雪梅很漂亮,今天沒出事,總有一天會出事,所以還是得死。」

劉南芳表示,早年民智未開,社會風氣保守,才會出現歧視女性或迷信的情節,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當年沒有正規編劇,僅靠演員彼此口傳心授編創劇本的後遺症。

她以一句行內俚語「戲哪作沒路,就請仙來渡」來比喻,「掰故事掰不下去或轉不回來,來個託夢或神仙指示,多好用啊。但在現代來說其實是編劇功力不足,無法把故事講得完整合理。」

#現代 #故事 #版本 #兇手 #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