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原本不被看好,到漸入佳境,台北國際花博不僅入場人次屢創新高,總入園人次更於日前突破二百萬人次,全會期更上看八百五十萬人次。但很多人不知道,其實當初申辦花博,困難重重,過程曲折。

談到申辦台北花博,身為國際園藝生產者協會(AIPH)會員的台灣區花卉發展協會(台灣花協)可說是幕後最大功臣。台灣花協總經理、現任AIPH國際花博認證委員會副主席的鍾國成認為,這是一場長期苦戰,得來不易。

一九九○年台灣花協組團參加大阪花博,發現小產業也能辦大活動,當時就夢想能在台灣實現。直到○六年三月台南國際蘭展舉辦時,因找不到外籍講師,透過台大教授李哖找上花協代邀,也促成AIPH會長Dr.Faber來台演講。

而在Dr.Faber南下演講前,前台北市長馬英九特別安排會談,並主動向Dr.Faber表示希望爭取申辦花博。在獲得Dr. Faber承諾幫忙爭取,台北花博才初露曙光。

為申辦二○一○國際花博會,當時的北市建設局長(現產業發展局)林聖忠與台灣花協,於○六年AIPH春季年會時,前往義大利進行提案報告。當時未遭遇中國方面強力反對與杯葛,順利獲得與會代表一致通過。

但等到○六年AIPH瀋陽秋季年會,要對北市申辦花博一案進行追認時,中國花卉協會卻向AIPH總會提出要求,台灣必須改以「中國台北」或「中國台灣」名義申辦國際花博會,否則將強烈反對台灣申辦花博。

當時台灣代表團認為,台灣有機會站上國際舞台舉辦大型國際活動,當然不能矮化自己。只不過也因台灣不願妥協,該年AIPH瀋陽秋季年會因而被迫取消,「變成瀋陽花博展三日遊」。為避免橫生枝節,台灣代表團還提前一天經首爾返台。

而原本要經年會決議的「台北申辦二○一○國際花博會」案,只好破天荒改成網路投票。在台灣花協努力下,大多數會員國代表,對中國大陸強硬態度十分不以為然。最後台北申辦案也驚險通過最低得票門檻,取得花博舉辦權。

鍾國成坦承,台北花博會從花卉從業人士來看,確實仍有改善空間。但換個角度想,除花卉與園藝外,台北花博還結合科技、環保與文創,讓花卉產業能與其他領域結合,也算走出不一樣的路。尤其看到絡繹不絕人潮與創造效益,所有委屈與辛苦都值得。

#Faber #AIPH #花卉 #申辦 #花博 #台北花博 #花協 #代表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