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典裡要不要列「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何解釋「大陸妹」和「總統府」?編纂「中華大詞典」被記者形容為處處地雷的「危險任務」,主持計畫的前閣揆劉兆玄卻坦然一句「大家怎麼用,我們就怎麼編」,道盡編纂「中華大詞典」的用意不僅是「求同」,更要藉「存異」因勢利導兩岸社會面對雙方歧異,從而展開深層的文化溝通。

結合兩岸眾多學者專家,預計花數年時間建立的「中華大詞典」資料庫,目的不可能只是為「西紅柿」、「方便面」這些用語提供翻譯。從蒐集常用語彙,到提出兩岸都接受並且理解的詮釋,詞典的編纂過程如同對兩岸民生社會、思想脈絡進行一次實地考察,語彙的整理呈現了兩岸生活樣態;而賦予的詮釋則為其間的異同建構起「溝通」的機制。

詞典中的生活用語可以並列對照,但涉及國名、政體和歷史等敏感詞彙,就成了詞典的最大障礙,也讓詞典編纂從一開始就被扣上「文化統一」的帽子。誠如詞典總編輯張文彬所說,對於這些歷史糾葛和政治紛爭,政府都不能解決的事,怎麼可能寄望一部詞典來解決?能做的只有暫時擱置,「等到必須面對時」,兩岸政府自然要想出辦法。

這並非迴避,而是試圖從淺層生活同語出發,引領兩岸社會正視分隔六十多年的隔閡,尋找彼此理解甚或接近的方法。是藉由「方便面」和「血拼」呈現出不同的生活樣貌,引領兩岸民眾了解彼此的社會文化,理解雙方的價值觀念,從而共同找出面對差異、化解差異的途徑。

兩岸之所以能在三年不到的短時間內建立機制、簽署協議,關鍵不僅是「求同」,更在「存異」。中華大詞典藉由語彙的詮釋來呈現兩岸的差異,讓兩岸人民在面對、正視差異之後,找到溝通的方法。溝通的結果是否就能「趨近於同」?尚不可知,但藉著語言互通進展到文化溝通,再進一步促成觀念溝通,兩岸交流所追求的「水到渠成」,自可把兩岸引領向歷史的答案。

#文化 #理解 #語彙 #編纂 #中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