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一語固然反映知識分子的傲慢,但卻是建立行政效能與管理威信的手法之一;最近二十年來關於總體經濟政策效果的研究,其主要共識就是:「凡惟民眾所充分預知下的政策作為無效。」

雖然決策目標經常是要藉由政策工具的宣示效應,來導引民間的跨期消費或是投資行為的發生,但是民間在預知未來的負面影響下,譬如舉債支出所增加的稅捐負擔,或是引發通膨壓力下的財富重分配等,全體事前的反向因應作為將會使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其實金融資產部位的調整最看重的還是要做好長、短線的資源配置,以及因應各國發展階段的不同,與產業景氣榮枯下所做的全球布局;而匯率與利率波動的原本作用,均是在於達成資本累積與吸納生產投入的功效,因而以其牌告價格的高低,來反映跨期間或是跨地域的供需關係。

但為了分擔波動風險以滿足投資人對於經濟安全的考量,因而有期貨避險和其他衍生性金融商品的設計,其交易目的是藉由經濟參與者之間的相互融通,以緩和資源或是資金需用的時間壓力,避免供需情勢變異造成雙率大幅度波動,反而成為鼓勵經濟活動參與的阻力。

在這套整體性的考量設計下,一方面我們有貿易與投資活動的基本面所帶動的資金流與避險需求;再另一方面,我們又需要有風險分散機制與承接者的積極參與,才能使大眾對未來情勢的研判與部位調整有的沖銷與吸收力道,當然這些金融緩衝只有短期的功能,一旦涉及重大而全面性的改變時就會失效。

但是國際熱錢挾其資金量、應變速度與跨國的政商背景,卻經常以事先卡位,再選擇合適出手時機來操縱輿論,造成投機跟風,並且以一進一出間的交易量來吸引交易商暗助配合;既玩弄市場規則與播散資訊解讀在先,一旦造成搶進跟風就可以安然下樁。被巧取豪奪的是從事基本面的生產營運者,以及新興國家為了因應調度需要所持有的外匯準備。

如今台灣金融貨幣管理當局基於維護匯率市場的考量,抑制不當助長中的投機歪風,選擇以公開點名的行政查處減少投機者的銳氣,而不走課征熱錢稅的簡便作法值得肯定。一時間固然背負了違反市場開放的罵名,卻換取長期政策檢驗所必須有的良好經濟基本面,畢竟社會追求的是長期繁榮互利,而不只是先搶先贏的財富重分配。

自然金監當局心中的那一把尺也不能無限上綱,要避免被雞毛當令劍的遂行不當需索;更要緊的是通盤檢討貨幣政策與金融貸放的實務面,確保政策目標逐一落實。因為單純宣誓性的政策預警難免會力不從心,惟有開大門走大路的長期作為才能爭取民意做後盾,讓未來更好的經濟表現為現在的行政作為打分數。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副教授)

#基本面 #避險 #金融 #因應 #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