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剛過,草屯鎮長補選,國民黨以十九票之差,再嘗敗績。馬政府執政兩年半多,除台北市大安區立委補選之外,無一勝出,儘管全球氣候對執政黨都不利,這個成績還是挺「刺眼」的。

這次補選,因為國民黨籍的前鎮長周信利涉嫌買票,遭判決當選無效,本來就是對國民黨不利的選舉。然而,地方派系依舊內鬥,公所與農會兩大系統為了提名恩怨未解而袖手,黨中央既無力解決,輔選動作彷彿停擺,只靠南投出身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和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風塵樸樸地在繁重的政務、以及兩岸六次江陳會密集議程中,南下輔選,江丙坤老驥伏櫪,無功而返,吳揆則落得「輸掉故鄉」的譏評。

相對於國民黨毫無鬥志,民進黨兩年多來,沒停下選戰的腳步,一關打過一關,五都選舉過後,才參選新北市長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參選台中市長的黨秘書長蘇嘉全、乃至參選台北市長的綠天王蘇貞昌、投入五都輔選出力甚深的謝長廷等,沒喘過氣來,就車輪戰般地南下草屯輔選,戰報傳回中央,國民黨依舊不動如山,既不見主席,也不見秘書長。

草屯鎮是個大鎮,吳揆之外,現任縣長李朝卿都出身此地,由於臨近省政府所在地的中興新村,過去一向是國民黨基層的重要票倉,剛當選鎮長的洪國浩當選第一句話就是「執政者要學會傾聽人民的聲音。」

洪國浩,曾任省建設廳技士、草屯鎮公所主秘、南投水利會長等職,基層公務員出身,雖然長年參與民進黨事務,卻沒這麼強烈的政黨意識,他的建言一點也不新鮮,卻永遠適用。

這次補選前,先後發生二代健保、十八趴等爭議,連經濟復甦到底是有感還是無感、物價到底算不算飆漲?政府與民意都有極大落差,洪國浩很含蓄地認為,他不敢斷言,大環境因素直接影響這次選戰,但執政黨是否真正了解人民心聲、是否重視人民的生活和需要,一定會反映在選票上。

洪國浩一針見血地指出選戰成敗的主因,而且,選票不只反映在這次草屯鎮長補選上,還必然將反映在立委補選、乃至接下來的二○一二總統大選之上。對執政黨而言,十九票是些微票差,卻是極大的警訊。

因為仰仗地方派系之鼻息、難脫黑金推掛勾之積習,國民黨失去政權八年,八年在野,卻沒讓國民黨臥薪嘗膽,革除惡習,地方經營找不出一套新的辦法。黨的紀律始終未及地方,一朝重掌權,中央提名依舊為派系挾持,桃園縣立委補選如此、草屯鎮長補選亦復如是,大小選舉因為賄選爭議遭撤銷當選資格者,所在多有,黨的形象無法有效重建,地方派系恩怨始終無解,所謂派系大老即使位居廟堂要津,還是無法解開派系心結,讓國民黨一遇選舉,就陷入派系寧可給對手,不肯讓同黨候選人當選的惡性循環。

更讓人氣結的是,國民黨人毫無戰鬥意志,重新執政兩年多,政務官在朝既不敢為政策辯護,甚至決策章法紊亂,碰到選舉更是怯戰、畏戰,只想撿好康,不願付出心力維護政權,五都選舉已是如此,三月即將到來的台南、高雄立委補選,還是如此。

國民黨原欲徵召蒙藏委員會委員長高思博、青輔會主委王昱婷、及前立委吳光訓之妻參選,但三位鎖定的人選無一首肯,勉強說服不分區立委陳淑慧參選,還得同意她帶職參選,換言之,不管當落選,她都可以照當立委;高雄則提名才被民進黨開除黨籍、加入國民黨不到一個月的民進黨前立委徐志明之子徐慶煌,這樣一個不求勝選的布局有何新意?

國民黨不是看不到危機,而是看到了危機卻無能處理,讓所有的亂象、敗象一而再、再而三發生。黨員無力感益發強烈,怯戰之情更加深重,一人一把號,吹的都是唱衰的調;談起團結的重要,卻只有馬、金團成旁人解不開的結;派系大老依舊穩居高位,抱怨中央不肯下放「資源」;政務官還是好整以暇抱著雞肋般的職位不放,坐等二○一二馬英九連任,大伙再論功行賞,全然無視自己不知有何功可賞?對比民進黨天王之下,還有新天王,不論大小選舉,有選戰就鬥志昂揚,國民黨能不汗顏嗎?

#選戰 #立委補選 #國民黨 #輔選 #民進黨 #選舉 #派系 #中央 #參選 #補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