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之前,立法院剛剛三讀通過軍人與國中小教師所得納稅案。這個修法案有沒有正當性呢?當然有。我國所得稅法四條林林總總臚列了數十款免稅所得項目,除了軍人與教師所得之外,也包含期貨、作曲、編劇等所得之免稅。這數十款所得免稅都存在久矣,社會抗議的焦點卻都集中在軍教這兩種特殊職業,當然與台灣特殊的政治情勢有關。

在軍教課稅事件之後,另一波與軍公教人員相關的新聞,就是十八%的優利退休金存款。在現今一般存款利率只有一%至二%的情況下,退休公務人員如此高的利息特權,當然會讓一般人民眼紅。在若干媒體炒作之下,這十八%爭議儼然又成為台灣民間階級對立的題材。十八%優利該不該批評呢?當然該,但是若以十八%優利將公務人員打成這個社會唯一的特權階級,恐怕是失之簡化。

學院裡有關利益鬥爭的通說,也許在這些事件裡可以有所輔證。一般而言,社會利益大的未必贏,所涉及人數多的也未必贏;真正影響利害爭取的關鍵,是利益的「集中度」。若是社會上因為某件事而牽扯出若干利益或損害,但分擔者人數眾多,則不論利害本身嚴重與否,在諸多當事人平均承擔之下,每人都覺得不痛不癢,大家都不願發言,他們的意見也就無法形成關注的焦點。相對而言,遺贈稅兩年前由五十%降到十%,國家稅收損失每年近三百億,但真正獲利者不及一百人。他們大聲疾呼遊說了副總統,即便兩千三百萬人全數受損,也擋不住他們的片面呼聲,遺贈稅半年之內就飛快下調。

以前述公教待遇相關議題而言,其目標都是對準數十萬公教人員,但每人所受影響有限,於是大家也難有抱怨之聲。此外,公務人員公公婆婆眾多,出頭發言有可能惹上「有礙機關聲譽」的指控,他們更是不敢擅自對外表態。於是,不論是軍教課稅、十八%優利,都「順利」地將公教人員打成台灣社會的利益或特權團體。這樣的二分操作固然有利於選舉民粹,但也使討論焦點迷失,不容易形成共識。

如今,軍教課稅的議題已然底定,就讓我們談一談十八%議題。十八%優利的設計絕對是不合理的,也造成公務人員與勞工之間的階級落差。但是,十八%的現有獲益者早年可能據此數字而規畫其退休生活與資產配置,萬一政府突然予以中斷,不但會引發違反信賴保護的爭議,也可能產生若干樁社會事件。馬政府在此事上確實是腹背受敵,不論維持原制或劇以廢止,都是遭人嫌罵。

面對這樣的困境,我們認為必須要以開放對話的方式,來妥善處理,而馬政府也要對亂掀事端的愚蠢官員有所處理。我們的具體建議有以下三項:

一、排富條款:無論當初的制度設計有什麼樣特殊的背景,於今檢視都已不合時宜。我們未必需要當下完全廢止舊制,但最少最少,絕對要加上一則排富條款。對於那些月入豐厚者、名下資產一長串者,或是卸任正副元首等領超高退休俸的人,國家實在沒有必要以人民的稅金去補貼他們的十八%優惠。簡言之,十八%優利必須要立刻加入排富條款。

二、社會對話:任何制度的改革都需要對話,都應避免激烈的民粹,更不該形成階級對立。如前所述,公務人員不該被刻畫為台灣社會的特權階級。十八%的制度確實該改革,但也要聽取所有人的聲音,尋求共識,並找出有效率、有尊嚴的解決方法。

三、官員自處:十八%爭議早在數年前已入土為安,此次爭議完全是考試院發神經惹出來的麻煩。關院長上任年餘,主觀意見強烈卻抓不到重點,不斷在行政中立、考績百分比、十八%等議題製造社會紛爭,謀不定卻擅動,又對外胡亂發言,確實已經符合他自訂的「大嘴巴」要件。考試院長有任期,但民意對於亂舞關刀的反感,卻不受任期拘束。關院長不但該反省自己黨職併計公職年資的正當性,也該思考一下自己的處境了。

總之,公務員待遇的問題並不複雜,但自己提名的考試院長釀成今日的風波,才是馬政府要面對的複雜難題。

#形成 #公教人員 #爭議 #利益 #特權 #公務人員 #優利 #社會 #議題 #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