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美學家丹托曾在1984年的《藝術的終結》一文中指出,當日常生活廣泛採用藝術包裝,乃至於我們無法區分藝術品與商業產品的時候,藝術就死亡了。1964年美國波普藝術家沃霍爾製造了一件特殊的「藝術品」:「布里諾肥皂盒」;所有觀眾都將之視作現實中的肥皂盒。丹托說,1964年就是藝術死亡之年。

丹托的說法當然帶著他的分析美學背景和認同美國後現代藝術的偏見。但是,他的確指出了當代生活中將藝術與非藝術區分的困難。然而,這一困難的根本癥結不在於日常生活在消費主義引導下的「高包裝」,而在於放棄了具有獨立的人文價值內涵的藝術標準,從而使我們喪失了藝術判斷力。

獨立的人文價值

近來,一位在中國人民大學藝術學院學習的二年級女生,因為生活困難而到校外做「商業私拍」的「裸體模特」。社會對此事件的反應,有許多出於傳統道義的指責抨擊,也有包括某位人大教授在內的多位學者的聲援,讚美這位女生的行為是突破封建世俗、追求藝術創新的勇敢創舉,呼籲我們的社會要支持和保護這位女生的「藝術追求」。

大學生為生活貧困到校外合法打工,在不影響學業的前提下,是應當得到社會幫助和支持的。然而,這位女生的「裸模表演」,真是藝術追求嗎?我瀏覽過在網上能搜索到的該女生的「裸模表演」的全部視頻和照片,不僅那些直接為某種商業需要拍攝的「裸模攝影」,即使那些被標榜為「釋放自我」的「藝術人體照」,也難以讓人看到「藝術」或「人體的美」。以人體攝影藝術來看,這位女生不僅在形體上缺少自然優勢,而且也不具備做人體模特應有的形體和舞蹈訓練,因此只能機械地展示青春女性的自然形體,而難以通過自己的形體表演進行藝術創作和表現人體美。

從人類藝術史來看,包括裸體造型在內的人體藝術,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希臘古典人體藝術的最高成就是由裸體造型來表現的,這直接影響了後來西方乃至世界人體藝術的發展方向。然而,裸體與否,並不是藝術與否的判斷標準,更不是藝術價值的取捨所在。人類藝術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藝術必須見出美,優秀的藝術必須產生於精湛的技藝和以人性美為理想的藝術追求。以此作為標準,我們無法將這位女生的「裸模表演」視同藝術。

純粹的商業展演

近日,在一個展演機構的策畫下,該人大女生在北京某花卉市場的巨型熱帶魚缸中表演了以《Lolita》為題的所謂「體驗生命痛苦」的「行為藝術」。從視頻上看,這位女生的所謂表演不過是在寒冷的水中笨拙艱難地扭動她的赤裸的身體,當她終於熬到「表演」結束、被外面的合夥人拽出魚缸時,已經被冰凍得說不出話來了。在這樣的商業場所,這樣的「裸體表演」,究竟是為了藝術,還是純粹的商業之舉呢?

藝術的標準具有歷史相對性,但藝術並非沒有標準。20世紀的先鋒-實驗運動,反叛一切、隨心所欲,留下太多的藝術垃圾。在這個歷史背景下,我們推進人類藝術發展之路的首要任務是甄別什麼不是藝術,而不是不負責任地稱讚那些似是而非的行為,甚至把反藝術當藝術讚美。尤其要指出的是,如果我們真的把藝術當做人類的精神財富,就不能把垃圾當做藝術。在這一點上,我們的藝術專業人士,尤其是學者教授們,應當表現出社會責任感,給予青年以正確的引導。(摘自《新京報》2011-1-12,作者肖鷹為清華大學教授,原題〈我們須懂得什麼不是藝術〉)

#女生 #藝術 #表演 #追求 #商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