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台灣農業社會,女性遷就家庭,往往喪失在職場大顯身手的好機會,女性企業家在上市櫃公司中並不多見。機殼廠勤誠興業董事長陳美琪,在家人支持,又有「吃苦當吃補」的信念下,連懷孕臨盆前還在與客戶協商貨款支付條件。對於勤誠的未來,她期許成為「機殼建築師」,將沖壓技術發揮到極致,以「Intel inside,CHENBRO outside」為目標,將機殼做到精緻化與差異化服務。

如同眾多台灣本土企業家,雲林長大的陳美琪從小跟隨家中做起家庭工廠的一員,但有別於一般剪剪貼貼的手工,陳美琪從小就練就了做生意與企業管理的本事。

她回想,當時母親繡毛衣接案量愈來愈大,成了中盤商,她幫忙送貨,招攬鄰居幫忙,「各自分工、各司其職」、「環境造就我的成本概念」,啟蒙了日後創業的念頭。

民國60年代,當時的就業環境就屬公務員、老師、醫生或律師最吃香,陳美琪大學聯考成績優異,不過她「看到家裡很辛苦」,因而放棄台大法學院的機會,選擇政大銀行系(現為金融系)希望從商。

陳美琪說,民國62年北上就學時,身上只帶1,000元,靠打工、兼家教,支應學費與生活開銷,甚至還照顧陸續北上求學的弟妹。雖然生活辛苦,但在政大求學期間,她卻從沒缺課過。

熱中社團活動的陳美琪,「喜歡跟人接觸,喜歡新東西」,4年的大學生活參加了橋藝社、慈幼社,還一度因太熱中橋牌,課業險被死當。

她懷念「以前的生活精神很豐富,但物質很缺乏」,吃苦當吃補,尤其當時假日都要去萬大市場採買的經驗,更體驗到「因生活需要,就需更精打細算的道理」,而這也就是日後企業經營的成本概念。

畢業後,陳美琪一心想進貿易領域,雖頂著高學歷,但職場上卻是另一場夢魘開始。由於當時,多家大企業不晉用大學畢業生。她回想,「女生會做的,她都不會」,進入小公司後,不會打字,甚至連基本的銀行實務也不熟,還有一次將產品包裹寄給客戶,等客戶收到時,只剩下包裹外的貼紙,還被老闆罵「用四分之一小腦想都不會這樣、讀大學做啥」、「只值七分之一的薪水」。

陳美琪感嘆說,老闆一句「陳小姐,妳到底會做什麼?」,對年輕時的她是一記當頭棒喝,「當時真是好高騖遠」。不過現在陳美琪最感念的卻是當時給他歷練機會的那位劉老闆。

不過陳美琪後來創業期間也非一帆風順,期間還曾負債千萬,涉入侵權麻煩,但「貧窮總會發現問題」,「誠信面對問題,以雙贏利他思考」,堅持不積欠供應商貨款,也與客戶耐心溝通,以「勤、誠」當作企業的經營理念。

勤誠將邁入第30年,陳美琪事業步上軌道後,心有餘力也投身照顧本土藝術家與公益事業,穿針引線推廣如楊莉莉、王新篤等大師作品,幫助本土藝術家踏出國際;另也號召企業好友修復阿里山百年古剎慈雲寺,提供病患心靈療癒場所。

對於企業老闆,她認為「要做好榜樣給同事看」,要感恩惜福、真心相待,犯錯時要能夠認錯,跟大家一起成長。現在陳美琪事業步上軌道,她有感而發,「台灣人真不容易!」,政府沒給太多資源,但小企業卻很有韌性。對於年輕人,她更直言,「熱情、毅力、品格」是職場基本態度。

#美琪 #陳美琪 #機會 #機殼 #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