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警方1月27日因調查一起非法土地交易案而進入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喇嘛(Karmapa Lama)駐錫的上密院搜查。根據《印度時報》,印方總共查扣了8500萬盧比(約5950萬新台幣)現金。由於印方認為這些資金來源及用途可能涉及非法,所以已將大寶法王的助理留置調查,就連大寶法王本人也遭到警方詢問。

印懷疑大寶法王為特務

令外界震驚的是,印度媒體不斷引用「印度情報單位」或「印度官員」的質疑,認為大寶法王可能是中國派來臥底的特務,意在掌控海外流亡藏人的勢力。但是,大寶法王不同於第11世班禪的雙包爭議,是受到北京與達賴喇嘛共同承認的藏傳佛教領袖,也被認為是達賴喇嘛的政治繼承人選之一,故這起事件引起極大關注。

印度當局在查扣的8500萬盧比現金中,發現了110萬元的人民幣(約700萬盧比),但比例上並不離譜,且除了人民幣外還有25種包括新台幣在內其它貨幣。如果僅僅以此便要坐實大寶法王與北京當局的「特務」關係,顯然太過牽強。更何況,大寶法王已在印度居留逾11年,在印度官方嚴密監視下,若有不尋常關係,理當搜集到更多明確的證據。

這起事件反映出印度對大寶法王的不信任。事實上,印度官方對大寶法王在2000年選擇流亡印度,一直感到困惑。質疑人士認為,若無中國官方協助,大寶法王一行不太可能如此順利從拉薩流亡至印度,故大寶法王可能是中國布下的棋子,為此印度當局甚至對大寶法王進行體檢,調查他是否符合所稱的年齡。另一派人士則認為,大寶法王出走讓北京在國際宣傳上顏面無光;在大寶法王出走後,藏傳佛教四派(噶舉派、格魯派、尼瑪派、薩迦派)的主要法王都流亡海外,實際上不利中國對藏的統戰訴求。

法王待遇囿於中印關係

大寶法王初抵印度之際,正逢印度極力想修補1998年核子試爆而受損的中印關係,故印度對於如何處理大寶法王的去留顯得相當謹慎,直到一年多後才正式核可大寶法王的難民身分,迄今仍禁止他進入錫金(前世大寶法王駐錫的隆德寺位於該省),也管制他出國旅行。即便印度政府在2008年一度允許大寶法王到美國訪問,卻又在2010年突然取消大寶法王歐洲弘法計畫。印度政府更在2009年將大寶法王的護衛等級由「Z+」(最多36名安全人員)降至「X」級(1名保鏢和1名警衛)。

在印度眼中,大寶法王是不請自來的客人,得不到印方熱情對待。而大寶法王出走印度以來,跟北京一直未曾惡言相向,在接受採訪時也不排除回西藏的可能,或許因此更加深了印方情報當局的疑慮。印度媒體還披露,印方一直密切監視大寶法王擬購地建寺以及大批金錢援助災民的舉動,認為他得到外力資助收買人心及掌控藏寺。

由於印度是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並庇護達賴喇嘛及十多萬名的流亡藏人,故印度政府在西藏問題上有特殊的影響力。印度政府既然同意大寶法王留在印度,就應努力與其培養關係,才能延續印度在西藏問題上的影響力。但此次印度政府的操作則明顯逆向而行。

印度政府的大動作搜索調查,已經傷害到大寶法王形象與威信,也會損及與流亡政府、海外藏人的互動。印度與大寶法王交惡,加深與流亡藏人鴻溝的作法,形同自毀手中的「西藏牌」籌碼,有違印度的長期利益。

(作者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博士)

#印度政府 #大寶 #調查 #印度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