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誠作為蔣介石的副手,死前不知出於何種考慮和原因,他在這份唯一的「政治遺囑」中,居然對蔣介石當時全力宣傳的「反攻大陸」和「光復大陸」隻字未提。

遺憾的是,就在傅作義和張治中2人的聯名信送到台灣不久,陳誠就忽染重病。這1年陳誠剛好67歲。深秋時節,陳誠的病情就開始出現了可怕的危狀。病情初現時陳誠是以嚴重腹瀉發病的,當時並沒有引起身邊人的注意,夫人譚祥雖然隱隱意識陳誠疾病來得有些突然,腹瀉居然一連3天3夜不停,但她沒有想到發生在深秋裡的腹瀉,從此會斷送陳誠的性命。

腹瀉原因複雜

陳誠自1956年以後,身體狀況就不如從前,這次陳誠再次發生腹瀉,來勢兇猛,藥物幾乎不起任何作用。初時家人誤以為陳誠是吃了不潔食物所致,後來才發現腹瀉病因複雜。初步診斷為肝癌所致。

經過醫療小組的搶救,期間陳誠病情雖然出現過迴光返照般的緩解,但過不了多久他很快再次陷入病危狀態。到了1964年元月下旬,陳誠的病情再次轉危。

這次是由感冒引起的肺炎。如果陳誠沒有肝癌在身,那麼肺病也許並不值得大驚小怪,讓醫療小組大為煩惱的是,陳誠的新病連結著他的舊疾,愈加瘋狂地向這位早年在北伐時期馳騁疆場的國民黨高級將領襲來了。

不惜代價搶救

許多在普通病人都會發生作用的美國最新抗癌藥品,在這骨瘦如柴的國民黨元老身上居然無法發揮任何作用。這是困擾所有醫護人員的重要癥結。

坐鎮台北士林官邸的蔣介石再也無法安心應對時時報來的緊急病情報告。他不斷在士林官邸通過電話指令陳誠醫療小組:「要不惜一切代價搶救陳辭修。」

延至當年的2月下旬,陳誠的病情忽然急轉直下,醫療小組成員縱然守候在他的榻前不分晝夜地緊急施治,然而仍不見他的病情有任何起色。蔣介石在士林官邸中已經洞悉陳誠的病情,自知這位曾經追隨他鞍前馬後幾十年的國民黨一級上將將要不久於人世了。

於是在這一天他忽然決定向台島民眾公布陳誠的病況。他擔心萬一有一天當陳誠病死的消息傳出來時,全島會在猝不及防的情勢下發生動盪。陳誠的《病情報告》在向島內民眾公布陳誠患肝癌疾病的過程。

這條新聞,已在向台島民眾暗示陳誠的病情正處於一日數危的緊急狀態,為有一天公布陳誠的噩耗作了必要的鋪墊。

美國記者也在同一時間把陳誠進入生命最後時刻的資訊,通過電波傳向大洋彼岸的美國。美國記者對陳誠病情的推測是:「陳誠的肝病現正處於彌留期,他的生命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星期時間。」

當年3月3日清早,陳誠終於從長久的昏迷之中驀然清醒過來了。

他抬眼看到窗外正在飄蕩著早春寒冷的細雨。而遠方天穹下由於雨霧氤氳,已經再也見不到距他官邸不遠的劍潭山了。不過,陳誠還是看清了守候在自己床前的兒子陳履安和兒媳婦曹倩,以及隨後聞訊趕到的陳履慶、陳履潔和陳履培。

稍遠處,就佇立著陳誠平時最為喜歡的大女兒陳幸和小女兒陳平。這兩個女兒在關鍵時刻的到來,尤讓病體孱弱,氣若游絲的陳誠心緒稍有幾分欣慰。因為他在臨死之前終於可與幾位平時不能共敘天倫之樂的孩子們在一起了。她們大多生活在遙遠的美國,兒女們不是就業就是讀書,而陳誠在台灣也有忙不完的工作。

所以一家人只有在他行將入木之時,才終於找到了可以相聚相守的機會。然而這一機會畢竟是來得太遲了。

65個字的遺囑

「履安,拿筆來。」陳誠在床上依次把所有親人一一打量許久,最後他才把目光投向身邊的長子陳履安。陳履安心中一跳,他知道父親的最後時刻為期不遠了。他也明白陳誠在這時候向他索要筆墨的意思。父親顯然是要留下一份遺囑!

這時,所有陳氏子女都識趣地避開,一個個悄悄退至病室外面的走廊裡去了。後來,就連擔任護理任務的醫生和護士們,也都悄悄退到屏風的背後去了。當病室裡只剩長子陳履安一人時,陳誠才嗓音沙啞地開始口授他最後的遺囑。

陳誠遺囑只有65個字:

一、希望同志們一心一德,在總裁領導之下,完成國民革命大業;

二、不要消極,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國軍民共此患難;

三、黨存俱存,務求內部團結,前途大有可為。

這言意簡要的《陳誠遺囑》在陳誠作古以後公布出來,曾經引起一些人的質疑。

因為陳誠作為蔣介石的「副手」,死前不知出於何種考慮和原因,他在這份唯一的「政治遺囑」中,居然對蔣介石當時全力宣傳的「反攻大陸」和「光復大陸」隻字未提。(待續)

#美國 #陳履安 #陳誠 #發生 #遺囑 #病情 #腹瀉 #蔣介石 #醫療小組 #官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