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輿論一再詬病的「司法官」一詞,絕不是我國所獨自創見,查此名詞源自世界刑事訴訟制度濫觴地-法國。法國自一九五八年第五共和起,即將檢察官和法官之身分地位同視,因而訂有二者共同適用的司法官法典,此稱之為「法國司法官身分組織法」,這部法典迄今仍在適用。因而我國在法官法立法過程中,法務部堅持以「司法官」之名將檢察官之身分地位與保障與法官同視,絕非輿論所說的「指鹿為馬」,而係確有所本。

當然,論者以檢察官與法官有其本質上差異而倡議將檢察官排除在一部純粹的「法官法」規範之外,甚至對於檢察官爭取與法官同視之努力,語帶譏諷。此種論調在現在的時空氛圍下,亦非無的放矢。或係肇因於檢察官欠缺如法官一般的獨立性等因素,容可理解。但若欲將「檢察官」自「司法官」的概念中一刀剔除,恐怕在法理上得要多加思量。

其實,在目前的歐陸法制,真的就有存在著以「偵查法官」為主而「檢察官」為輔,二者共同主導偵查的刑事訴訟制度。換句話說,在現今的法國刑事訴訟制度中,刑事基礎的偵查與調查工作,就是由法國的「偵查法官」在主導。其實務上作法,法國的法官並不是只有聽訟而已,甚至是撈過界到檢察官的工作領域來主導偵查工作,又更堂而皇之撰寫起了原本該屬於檢察官工作的「起訴書」。因此,學者便稱法國的「偵查法官」為「披著法官外袍的檢察官」。其理由在於刑事偵查階段工作之重要性不言可喻,故給予檢察官一件「法官」外袍以保障其偵查工作之獨立性,難道不會比給予檢察官一件「行政官」外袍更具有說服力嗎?

藉由法國現行制度之運作,不僅為我們說明了檢察官偵查工作有其獨立性的需求。同時也說明了,檢察官工作也可由具有法官身分者來擔任的憲法適法性。然而批判者在未意識到歐陸刑事法制發源國法國法制之特殊性及原創性,而逕謂檢察官與法官同視,而遽謂此為「不倫不類」之制度,此恐有失公允。

不可否認,即便承認檢察官得與法官同樣收攝在司法官之光譜內,也不盡然代表著二者必須由相同的一部法官法來規範,而此一型態之立法亦有德國法制可以參考,不能謂非。但問題爭點應是,未來我國的刑事司法制度之改革,到底,要將檢察官如何定位?

本質上這是一個台灣社會集體意志如何抉擇的哲學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立委諸公們及社會大眾實應好好思考,若認檢察官實質上仍有司法權之角色與功能,那就請保障檢察官之獨立性,而應在本次法官法中準用法官的身分與地位保障,甚至可以重新檢討被錯誤解讀了的「檢察一體原則」。反之,若認檢察官不具有司法權之角色與功能,那就讓檢察官繼續行政官化。

但筆者大膽預測,假如採取後一看法,台灣檢察官之定位終將被大法官會議定位為行政官員。屆時,台灣的檢察官真的會變成全世界獨有而怪異的「非屬司法權的司法官」,這絕非是台灣社會的福氣,此還望立委諸公們三思。(作者為台南地方法院檢察署主任檢察官)

#工作 #檢察官 #法官 #制度 #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