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齒和一些侍從馬上衝過來把雪國人抱入後殿,留下蕭朗在地上自己喘氣。過了一會,巫齒從後殿走出來,問:「你叫什麼名字?」

蕭朗說:「我叫蕭朗。」

巫齒說:「蕭朗跪下。」

蕭朗不動,旁邊的雪國兵把雪弩指在他的後腦,蕭朗便跪向巫齒,巫齒又從袖子拿出一卷紙,念道:「封蕭朗為翼靈軍大將軍,美翼爵,賞一千娥,將軍甲,美眷二十,即刻上任。」

說著有人把鎧甲抬起,蕭朗擺擺手說:「我現在穿不動,能讓我們待一會嗎?」

巫齒點點頭,揮手示意雪國兵們退下,不一會兒,殿內只剩下這一千翅鬼,蕭朗說道:「我先睡會,你們把面具都摘了吧。」

我把面具摘下,想上前去看看他的傷勢,他的上衣和血黏在一起,看著可怖。可想到他現在已經貴為大將軍,剛才他差點被雪國武士摔死,我也沒敢上前幫忙,這時候再上去獻殷勤,不知他會不會不認識我,便只是往前擠了擠。這時候剛才被蕭朗打敗的小個子走到他身邊,蹲下查看他的傷勢,這人也就是二十一二歲的年紀,眉清目秀,不像是習武之人,倒像是書生。蕭朗睡得很香,鼾聲如雷,他真是灑脫,滿身是血,翻身便能睡著,單就這點脾性,就夠一位大將軍。小個子把蕭朗從頭到腳摸了半天,示意大家他的傷勢無礙。這時我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所有翅鬼都把面具摘下,圍攏在蕭朗身邊,成了一個厚厚的人圈,可殿內一直是靜悄悄的,四周把守的雪國兵也沒發出一點聲音,只聽見蕭朗的鼾聲忽大忽小,有時候嘴裏發出吃東西的聲音。

不知過了多久,蕭朗醒了,他站起身,翅鬼們忽的全都跪下,我也跟著跪下,蕭朗說:「都站起來吧,誰能幫我把這鋼釺綁上?」

言語中自有一種威嚴。小個兒離的最近,上前一步說:「願為大將軍效勞。」(33)

#巫齒 #大將軍 #示意 #剛才 #雪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