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中國民營企業家興起,各地商幫特色也逐漸鮮明。諸如晉江幫、溫州幫、寧波幫等都在各個領域獨領風騷。同在服裝市場競爭的兩大服飾品牌七匹狼與雅戈爾,就各自被視為福建晉江幫與浙江寧波幫的代表企業。近來兩大品牌不約而同遇上轉型難題,如何克服來自市場的挑戰,也顯見兩大商幫背後文化思維的迥異。

雅戈爾的歷史只比中國經濟改革開放的時間晚了一年。1979年,現為浙江寧波鄞州區前身的鄞縣石矸鎮出現一家青春服裝廠。一年後,一位從上海下放鄞縣務農15年的青年悄悄來到。李如成結束下放身分後,就進入寧波青春服裝廠,從最基層的作業員幹起,並在隨後一步步晉升為剪裁組組長。

受市場衝擊突圍創雅戈爾

然而好景不長,受到市場自由化的競爭,這家專為背心、短褲、袖套簡單加工的小廠家面臨訂單中斷窘境,李如成與其他同事陷入了失業危機。選在此時,李如明決定扛起工廠經營的責任。為了找回訂單,李如明甚至跑到東北找尋合作對象,最後一筆12噸面料的生意讓這家岌岌可危的工廠有了起死回生的機會。拯救公司也拯救自己與同事的李如成大大展現經營能力,後來擔任廠長的期間內更讓企業進帳數百萬元人民幣。

名為「雅戈爾」的品牌,李如成表示,取名雅戈爾有著對青春廠的延續,也隱含著對未來的期待。1990年8月,與澳門南光公司組建合資廠,全新的中外合資企業雅戈爾製衣有限公司成立。隨後在1998年,雅戈爾更成功於上海交易所掛牌上市。隨後,雅戈爾不僅擦亮本土服飾的招牌,在房地產、金融市場中也大有斬獲。

雅戈爾成立6年後,距離浙江一省之遙的福建也有一間專為當地勞工供應服裝的廠家創立。80年代,農村鄉鎮企業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打著「集體企業」招牌的模式成為多數創業者經商的方式,身為七匹狼前身的「金井勞務僑鄉服裝工藝廠」同樣也是如此。回想創業開始,周少雄表示,初期自己只想做點小買賣,隨著經驗積累才萌生創業念頭。

對當時多數人而言,創業的目的是為了致富也為了脫貧,不過對創辦七匹狼的周氏兄弟而言卻不是如此。創辦服裝廠前,周少雄擁有一份在書店的工作,而其兄長周永偉則在銀行任職,雖然薪資不多卻是眾人眼中的金飯碗。捨棄穩定生活創業,自然引起雙親反對。儘管如此,周少雄仍然決定放下安穩工作,出門闖蕩。只是年紀太輕、經驗不足,這兩項理由都讓周少雄的貿易生意不太順遂。經過幾年的歷練他才逐漸走上創建七匹狼的路途。

在經營企業的過程中,周少雄也逐漸摸索出建立品牌的必要,因此他與七位夥伴在一番腦力激盪下,決定選擇「狼」作為品牌象徵,七匹狼的品牌雛形儼然而生。1990年,七匹狼夾克進入上海華聯、一百等百貨大樓。2004年,這家從沿海小鎮的企業成功進軍深交所中小企業板。

兩大品牌皆迎轉型挑戰

一路走來,分於80年代初中期建立的兩家服飾品牌,成為深植中國民眾心中的本土重要企業。不過,近來七匹狼與雅戈爾卻都遭遇轉型難題。面對詢問聲浪,李如成表示,轉型是中國男裝服飾企業的普遍難題,「雅戈爾有自己的困難,我們已經改變很多了。」他說;而周少雄則早苦思七匹狼轉型問題許久,極力擺脫「土狼」形象。

李如成與周少雄相似的創業背景不免也讓人注意起兩人異同。《中國企業家》就把兩人經營風格做一對比。文中認為,李如成風度謙和、作風亦官亦商;對比之下,周少雄則代表著福建草根商人的樣貌,瘦小、精幹,透著濃烈江湖味。更值得注意的,則是兩人身上顯露的商幫特色。李如成的個人特質也正反映浙江寧波幫以製造業居多、擅長多元模式、掌握政商關係的特色,而周少雄則代表福建晉江幫輕資產規模、重單一路線、務實進取的模式。

面對挑戰,兩人的反應也讓寧波幫與晉江幫的差異更為凸顯。帶有草根特色的周少雄選擇正面迎戰,他投入所有精力改革品牌形象,致力將七匹狼打造為「中國的POLO」。以七匹狼為首,福建也出現一批男裝企業。像是勁霸、柒牌、利郎、九牧王都以相似的路徑前進。

寧波幫多元化晉江幫單一化

#企業 #寧波幫 #七匹狼 #創業 #周少雄 #轉型 #雅戈爾 #晉江 #服裝 #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