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中國知識分子的罪與罰,被赤裸而情絕地被披露在《四書》裡,構成一部瘋狂的歷史悲劇之書。生命與文化的浩劫席捲而來,人人自危,喪心病狂,從此,人不 再是人,神也不再是神。

大地和腳,回來了。

秋天之後,曠得很,地野鋪平,混蕩著,人在地上渺小。一個黑點星漸著大。育新區的房子開天劈地。人就住了。事就這樣成了。地托著腳,回來了。金落日。事就這樣成了。光亮粗重,每一桿,八兩七兩;一桿一桿,林擠林密。孩子的腳,舞蹈落日。暖氣硌腳,也硌前胸後背。人撞著暖氣。暖氣勒人。育新區的房子,老極的青磚青瓦,堆積著年月老極混沌的光,在曠野,開天劈地。人就住了。事就這樣成了。光是好的,神把光暗分開。稱光為晝,稱暗為夜。有晚上,有早上。這樣分開。暗來稍前,稱為黃昏。黃昏是好的。雞登架,羊歸圈,牛卸了牠的犁耙。人就收了他的工了。

孩子回來,地托著腳。育新區的門,虛空敞開。他吹了哨子。哨音蕩蕩,人就都來,一片片。神說,諸水之間要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造了空氣,將空氣以下、以上的水分離開來。事就這樣成了。上空為天,下空為地。地托著人,一片片。

孩子說:「我回來了。從上邊,從鎮上。宣布十條。」

念了十條,是十戒:

一.一律請假,戒亂動。

二.一律勞動,戒亂言。

三.一律耕作,賽豐收,有獎懲。

四.互助勿淫。淫懲處。

五.再收書籍筆墨,勿亂讀亂寫,戒亂思。

六.勿謠言;勿譭謗。

共是十條。為十戒。第十條是,勿逃離,守訓守則,逃離者有獎。暗來之前,黃昏暖著大地。育新區的青房,立在曠野,一排排。前排再前,是院落,有榆樹。樹上有鳥。神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鳥雀,各從其類。家禽,各從其類;地上的一切昆蟲,各從其類。神看此是好的,又說,我們要照我們的形象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所行的一切昆蟲與家禽。並,天上的飛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神說,看哪,我將地上的一切結種子的菜蔬,和一切樹上所結有核的果子,全都贈給你們做食物。至於地上的走獸和空中的飛鳥,並各樣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將青草賜給他們做食物。事就這樣成了。神看一切所造都甚好。天地萬物都造齊了。各從其類。有序。規矩。神的臉上掛了笑。

孩子說:「共是十條。第十條是,勿逃離,守訓守則,逃離者有獎。」孩子拿出了獎狀,白紙紅邊,上方為旗幟、國徽,寫了很大一個「獎」字,立於上方。獎狀該寫正文之落處,並無字,印有一顆子彈,金黃色。「我去了鎮上,回來了。」孩子說:「上邊讓發給你們,我就發給你們。上邊說,誰若逃離,除卻獎狀,還有真的子彈。」

事就這樣成了。

"孩子把獎狀一一發下,要求每人貼在床頭。或者,壓在枕下,念念不忘。天就黑了。黃昏它是好的,雞登架,羊歸圈,牛就卸了套牠的犁耙。人就收了他的工了。又說,今秋末的事情,是播種。小麥每人最少三畝五畝,要耕種,賽豐收。農民平均畝產,不將二百來斤。你們,都有文化能耐,要求畝產五百斤。上邊說的,國家立天下,美國是個球,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都是球屌屎糞和雞巴。三年二年,人要闖天鬧地,趕英超美。上邊說了,種上小麥,要摘月射日,大煉鋼鐵,你們平均每人每月,得煉出一爐鋼鐵,有文化能耐,不能比農民少缺。"

上邊說的。事就這樣成了。

「不耕作,不煉鋼,也是可以。」孩子說,「你們逃離,也是可以。其他區裡,都已有人獎了真的子彈。你們逃離,我只有一求。一個條件,就是我去扛來一把鍘刀,你們逃離,不種地,不煉鋼,又不願要那子彈,那就把我按在鍘刀下邊,一刀把我鍘了。」

「我將配合你們,把我鍘了,你們就走。可又往哪走啊!」

「我只此一求,把我鍘了,不用勞作,不用煉鋼,你們走。」

天就黑了。事就成了。秋暗團將下來,天地混沌虛空,青黑色,如香瓜。人人散去,都持了獎狀,白紙紅邊,上方為國旗國徽,寫了獎的一字。獎狀寫字之落處,印下一顆子彈,金黃色,碩大的,如卉間一果。

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並要發光在天空,普照在大地。事就這樣成了。於是,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列擺天空,普照大地,管理晝夜,分別明暗。神看著是好的。世界成了。有晚上,有早晨。夜之稍前,稱為黃昏。黃昏之後,稱其夜。夜之到來,悄悄然,萬籟俱靜,可有地心的響動,傳在地上。

可有草的呢喃,傳在空中。可有歸雀之鳴。有人的傷落。都拿了一張獎狀,像手持一朵大花,皆都沉默傷落,彷彿,秋天走來,花要零落,如夜之傷感。

事就成了。孩子回他睡的屋去。大地上,曠闊寂靜。寂靜拖著人的腳步,如水面托著它的浮物。

(文轉B11版)

#子彈 #上邊 #地上 #逃離 #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