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大都會劇院125周年大匯演,當演唐璜的男中音開口「狂歡人生」眾皆譁然!原來他登場時舞台浮現卡拉絲、妮爾頌、卡娜娃、提芭蒂等歌劇女王的玉照,好像這些顯赫的Lady(或火爆雌獅)名列唐璜過往的「花名冊」中!不知道卡娜娃等人看了作何感想;不過這倒讓我思索起「表演藝術」的本質。

歌劇在西方的藝術神龕之上,何等尊貴!尤其擁有DIVA封號的歌劇女神,更是皇冠上的鑽石。當派蒂來到倫敦演出,但凡她下車走路之處,皆要鋪上紅色絲絨!然而她們對藝術的自尊自重,並未無限上綱到妄尊自大;因為她們深知:歌,是唱給知音聽的;偶爾搏君一粲,自嘲又何妨?

莎士比亞巨擘勞倫斯奧利佛個性專斷,「亂世佳人」費雯麗長久以來為了丈夫的性向與藝術競爭傷透了心。某次她終於決定和劇團首席大將彼德芬治私奔,卻因機場大霧作罷。這件醜聞被拍成《一代情侶》,由伊麗莎白泰勒、李察波頓、路易斯喬登影射三位奧斯卡帝后。

好萊塢的肥皂劇女王拉娜透娜藝術地位當然不及費雯麗,但為延續演藝事業,她不惜把女兒殺死情夫的親身經歷一再在《冷暖人間》、《春風秋雨》、《秋霜花落淚》搬演。難道她完全無血無淚?非也!只因她深知人生是藝術最好的養分。這和時下某些缺乏體驗卻不斷媚俗的「文化創意產業」是截然不同的。

#女王 #卡娜娃 #費雯麗 #藝術 #歌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