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循理教會牧師尤宗賢在台東達魯瑪克部落服務十二年,發願要為這個貧窮的部落培育出一百個大學生。不過他必須長期面對部落族人誤解,更因自掏腰包而長期負債,壓力大到憂鬱症爆發。這段堅忍的過程去年由導演徐振峰拍成紀錄片《尤哥》。

達魯瑪克部落是個位在台東卑南鄉的魯凱族部落,人口外流及隔代教養問題嚴重。尤宗賢每天是開著車子巡村抓小孩,把他們從網咖、田野帶回教會吃飯、寫功課。最高紀錄他必須同時輔導一二○位小朋友,幾乎佔全村學童的三分之一。

「我相信愛能使困境有所改變。」尤宗賢表示:「這些孩子不是給他環境就能成長,而是要有更多人陪他們。」

導演徐振峰認為,尤宗賢是一個很真、很衝、很血氣的人。但牧師也是人,為偏遠地區服務面臨的壓力,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尤哥》讓人看到傳道者也有人性及脆弱的一面。

在片中可以看到,儘管尤宗賢努力付出,成為部落小孩的共同爸爸,但許多大人不了解他的苦心,還向尤宗賢借錢喝酒,如果不借,就揚言不讓孩子到教會接受輔導。

更嚴重的是,尤宗賢的家人還受到酒後居民的騷擾,迫使他必須將兩個女兒送回高雄讓自己的老人家撫養。尤宗賢夫婦盡力成為部落孩子的代理父母,卻因此成為失職的父母,成為沉痛的諷刺。

尤宗賢的太太彭香恩在台東馬偕醫院工作,是家中最穩定的收入來源,她必須身兼師母角色,分擔尤宗賢的部分工作。「有時我會很嫉妒這些孩子,因為他還會偷塞錢給他們。」師母還要會唱歌、煮飯,還要安撫尤宗賢的情緒。

尤宗賢每個月領教會的薪水約兩萬多元,但為了部落孩子的伙食費以及蓋教堂的費用,背負了數百萬債務,一度因財務問題遭到教會誤解,停止給薪半年,他因而憂鬱症爆發,甚至有輕生的念頭。

尤宗賢發病的時候覺得自己傳道者的形象被否定,甚至因自己的大女兒起床較晚,學習態度不佳,要把她帶到山上遺棄。所幸透過定期就醫,加上尤宗賢輔導的小朋友逐漸長大,有的順利完成升學,有的出社會服務,他們不忘定期回部落服務,尤宗賢的病症也痊癒。

#工作 #爆發 #宗賢 #誤解 #部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