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監測數據顯示,2010年中國網路購物快遞企業營收規模突破400億元(人民幣,下同),年增108.5%。看好中國物流市場,外資本土巨頭紛紛搶進,但早在1990年代初期,早有一批來自浙江桐廬的創業者投入快遞業,陸續創辦了申通、韻達、圓通、匯通、中通等快遞產業,被各界俗稱為「四通一達」。

《第一財經日報》指出,在「四通一達」快遞業者,申通聶騰飛是最早踏入這個行業的領頭羊,而後申通更成為快遞人才培訓班,包括韻達、圓通、匯通、中通的經營管理者早年都曾在申通任職。

1993年,家鄉位於浙江桐廬縣鐘山鄉聶騰飛來到杭州工作,在妻舅的引薦下認識來自浙江桐廬縣淳安的詹際盛。兩人在一次偶然機會下,發現快遞物流的商機。當時許多杭州貿易商需要將報關單送往上海,為了不耽誤貨物出關,報關單必須在隔日送達,但當時快遞業並不興盛,就連郵政速遞也要花上三天。

聶騰飛與詹際盛因而萌生了跑腿送件的念頭,主意打定後,兩人隨即辭職創業,成立「盛彤」。每份快遞收費100元,成本則只有杭州到上海15元的火車票,憑著中間差價,第一年他們就賺到了2萬元。隨著往來上海的次數增多,他們也就在上海申請成立「申通」,成為中國第一家民營特許加盟的快遞企業。

擴展市場 借重人脈勢力

憑著速度優勢,申通生意蒸蒸日上搶攻杭州快遞市場,但是兩人馬上遇上了第一項難題,「找不到人」。此時,聶騰飛想到了家鄉的朋友與親戚,同時公司也鼓勵員工以承包的方式到蘇浙兩省的其他地區拉業務,隨後,又推出了在當時還比較新鮮的加盟制,招募有意在地區開辦民營快遞的老鄉加盟申通,諸多企業共用一個品牌,加盟體系內送遞費用互免。

通過這樣的加盟和承包模式,短短十多年後,申通就在全國各省市鋪設了六百多個一級加盟商和兩千多個二級加盟商。迄今在公司總部大廳內的網路地圖上,已經密密麻麻地標滿4000多個業務網點。申通成為大陸快遞網路最完整、規模最大的民營快遞體系。

申通子弟兵 遍灑快遞業

帶著浙江桐廬老鄉一起投入快遞業的聶騰飛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桐廬縣副縣長童明就曾表示,聶騰飛是桐廬縣快遞經濟興起的引路人。

當時為了拓展業務,聶騰飛藉重地緣優勢,以親戚拉親戚,朋友拉朋友的方式,一圈一圈地擴大業務領域,而後聶騰飛的腳步從浙江桐廬這個小縣城一步步走向長三角。短短十年間,快遞流更一步步延伸,從最初桐廬潘畈村擴展到鐘山鄉,乃至桐廬其他轄區。

1997年聶騰飛因車禍過世後,申通子弟兵更在物流業中開枝散葉。如今位居中國快遞物流業中的幾家核心企業,包括1999年成立的韻達、2000年成立的圓通、2002年創辦的中通都擁有一項共同特色,其領導團隊當年都與申通聶騰飛脫不了關係。

圓通速遞總裁喻渭蛟的妻子張小娟曾在申通擔任財務,她同時也是聶騰飛小舅子、現任申通董事長陳德軍的同學;中通速遞董事長賴梅松的合作夥伴曾經是申通分公司經理;韻達快遞董事長聶騰雲則是聶騰飛的親弟弟;而和聶騰飛創下申通版圖的詹際盛則在2004年另起爐灶成立天天快遞。

老鄉凝聚力 克服管理鬆散

借重親戚、老鄉、朋友的社交網絡圈,圈起了桐廬快遞版圖,鮮明的地域特色不言可喻。只是,「桐廬幫」一詞代表的不只是文化差異,從社交網絡而起的凝聚力,更克服了隨著快遞加盟體系擴大,末端管理可能出現的鬆散現象。

《第一財經日報》就引述一位快遞行業業內人士的觀點。他指出,以申通為代表的快遞企業有著濃厚的地域文化特性,這種方式在企業發展初期十分簡單而有效,在形成企業凝聚力上優勢也十分突出。

在目前中國快遞企業中,總部是鬆散的管理單位,運貨單預收費是主要收入來源,加盟商的數量越大,遞送量越大,總部銷售運貨單就越多,獲得收入也就越多。

散落各地的加盟商才是真正對快遞物品的成本和價格負責的一方。他們要自行購買車輛,招募員工或者將下屬的站點分包。因此,末端消費者獲得的價格訊息,並非由快遞總部制訂,而是由各地加盟點自行訂定。

目前加盟仍是中國快遞企業採用的模式,能否管理到末梢據點極為關鍵。為此,桐廬系快遞企業就把地域凝聚的特色應用在加盟商的管理上。隨著發展過程,桐廬系快遞企業規範旗下加盟商杜絕串貨,加盟商接到貨物後必須嚴格依照各家貨單發貨運送。此項規則雖然也被其餘業者仿效,但最終成效都不如桐廬系業者。

有分析就認為,桐廬系快遞公司總部與特定區域加盟商系出同處,彼此的思維、價值觀與經營模式相似,管理執行力能夠得到具體的落實,而且成本較低。相較之下,其餘快遞業者多是倚賴當地強勢的貨運業者,合作上的摩擦自然難以避免。

#加盟 #企業 #加盟商 #管理 #騰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