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大陸政協、人大兩會今天起在北京召開,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是兩會審議十二五規畫重要目標之一。社會學者孫立平撰文指出,中國面臨社會轉型期的失序,其關鍵在於權力失控與社會結構斷裂,需要一場社會進步運動,規範和秩序才有可能形成。

觀察當今中國的社會生活,人們可以注意到一個引人注目的現象,我把它叫做所謂「牽出現象」。也就是說,在一個地方,或一個領域,沒有問題暴露出來的時候,好像一切都很好,甚至燦若桃花。但只要有一個問題暴露出來,馬上就會「牽出」一系列的問題,原來看起來一切都很好的事情,好像各個環節都出現了問題。

這種現象在警示我們一個問題,在亮麗的表面背後,我們社會中深層的運作機制是不是發生了問題。而這個問題背後的真正問題是,在社會轉型時期,我們如何防止出現嚴重的社會失序。

失序關鍵是權力失控

社會的失序,首先是表現為一些地方政府行為的失範:權力的霸道和蠻橫,暴力截訪,血腥拆遷;執法部門的腐敗使得一些地方的民眾有冤無處申;腐敗開始成為一種民眾無可奈何甚至只有默認的現象;潛規則盛行於社會,甚至成為基本的為官為人之道;強勢利益集團在財富的掠奪上肆無忌憚,對公平正義造成的嚴重侵蝕導致社會生活西西里化趨勢出現;社會底線失守,道德淪喪,職業操守和職業道德的喪失成為相當普遍的現象。

社會失序最核心的是權力的失控。說起來有點矛盾的是,權力的擴張與失控是兩個並行的過程。在過去30多年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儘管我們已經建立起市場經濟的基本框架,但權力仍然是我們社會的中樞。這種趨勢出現的根本原因來自一種更深刻的背景,這就是當代經濟社會生活複雜化的挑戰。

這種複雜化的經濟社會生活,客觀上要求一種更有效的治理能力。在既缺少自主的社會又缺少自主的市場的情境下,對更強治理能力的現實需求很容易直接被轉換為對更強大權力的呼喚,人們期望用一種無所不包的權力來應對所有這一切。

權力的強化可以解決很多問題,而且從短期和表面來看,似乎要更為有效,更為得心應手。但權力的強化卻獨獨不能解決一個問題,這就是權力本身的失控。

就社會的角度而言,權力失控的直接結果,是社會維護公平正義的能力在降低。在權力肆無忌憚的地方,權力吞噬了理和法,無理可講,無法可依,成為一種遠非個別的感受。所以在談到加強社會管理的時候,有人說,社會管理首先是應當將權力管起來。如果權力不能受到有效監督,社會失序的趨勢是無法得到有效遏制的。當一個社會公平正義不能得到有效維護的時候,就導致一種雙面的結果。一方面是社會矛盾的增加,一方面是犬儒主義的盛行和是非與道德感的泯滅。

群體性事件與弱勢感

近些年來,中國各種社會矛盾層出不窮,群體性事件不斷增加。根據2005年發表的《社會藍皮書》,從1993年到2003年間,群體性事件已由1萬起增加到6萬起,參與人數亦增加到307萬人。國家行政學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在接受《瞭望東方周刊》訪談時透露,從2006年到2010年,群體性事件的數量增加了一倍。有人據此推算,2010年的群體性事件至少有18萬起。上海交通大學《2010中國危機管理年度報告》則顯示,影響較大的危機輿情事件有72宗,即平均5天便發生一宗影響較大的危機輿情事件。

近來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社會中的許多人,包括受到人們羨慕的公務員,都認為自己是弱勢群體。去年底《人民論壇》雜誌一項問卷調查顯示,近半數黨政幹部受訪者自稱「弱勢群體」。而有這種感覺的,公司白領受訪者達57.8%,知識分子受訪者達55.4%。《新京報》所做的調查則表明,認為自己處在「非常弱勢」位置的占18.8%,認為自己處在「一般弱勢」位置的占61.9%,整體上有8成人認為自己是「弱勢群體」中的一員。只有12.2%的人將票投給了「一點也不弱勢」。

在這個現象背後的,至少有兩點是值得注意的。一是社會結構的斷裂,二是在一個失序社會中人們的非制度化生存狀態。

筆者就曾提出「斷裂社會」的概念,在這樣的社會中,大體沿著上層與下層、貧與富、城與鄉的脈絡,在形成一條主要斷裂帶。在斷裂帶兩端的,是社會的分歧、對立和斷裂。當前中國社會中的一些矛盾和對立,有相當一部分就是沿著這條主要斷裂帶展開的。「仇富」與「嫌貧」意味著精英和民眾之間的裂痕已經大大的加深。這種斷裂的社會結構反映在行動的層面上,就是上層寡頭化與下層民粹化的趨勢。這樣的結構性背景,無疑為理性地解決中國社會所面臨的一些問題增加了難度。

改變社會立基的基礎

社會失序是對中國社會的一個嚴峻挑戰。在改革開放之前,我們的社會是立基於一種什麼樣的基礎之上呢?是意識形態。但是這樣一個基礎在文革時期已經耗掉了。這時我們實際上面臨著一次轉換,要從「意識形態」這樣一個基礎轉到「績效」這樣一個基礎。這就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展是硬道理。應當說,這一次的轉型非常成功,它使得我們快速發展了30年,也奠定了這一段相對和諧穩定的基礎。

但是這樣一個新的基礎在90年代後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受到一部分人的質疑。這說明,我們將社會的基礎完全建立在「績效」和「發展」上已經不夠了。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很多社會問題和社會矛盾開始出現。這實際上是表明,這個時候我們面臨著又一次轉型,需要將我們這個社會立基的基礎由「績效」轉到「績效加公平正義」上來。應當說,政府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提出「科學發展觀」和「和諧社會」的新理念,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面對社會失序,單純的維穩也是不能奏效的。在經濟快速發展了30年,而社會中存在明顯失序趨勢的今天,我們也需要一場社會進步運動。這種社會進步運動的根本目標,是建立起能夠確保公平正義的機制和制度安排,在這個前提下,規則和秩序才有可能形成,社會失序的問題才可以真正得到解決。

(摘自《經濟觀察報》2011-2-25,作者孫立平係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中國 #弱勢 #失序 #事件 #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