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鴛鴦蝴蝶派,不能不提作家張恨水;談起張恨水,又不能忽略張愛玲對他的喜愛與推崇。張恨水風靡於一九三○年代的長篇小說《啼笑因緣》,以傳統章回體描繪現實男女愛情,含續集全長卅萬字,近日正式授權在台出版,台灣讀者終能一窺這部經典暢銷作。

《啼笑因緣》以一九二○年代軍閥割據時期的北平為背景,描寫青年學子樊家樹與武師少女、鼓書藝人、富家女之間的故事。在愛情主軸下,既寫突破階級門第的戀愛、有情人不能成眷屬的苦情,也融入仗義行俠的武俠元素,以及當時軍閥霸道醜惡的描繪等。

張恨水曾自述,這部小說的靈感源自好友與軍閥爭奪鼓書女藝人的真實故事,一九三○年他開始在上海《新聞報》連載《啼笑因緣》,隨即引爆熱潮,不斷有讀者寫信到報社追問情節種種,因為太受歡迎,之後甚至出現許多冒名的偽續集,促使張恨水在四年後再推《啼笑因緣續集》。

《啼笑因緣》情節高潮迭起,語言流暢生動,兼具通俗、文學與傳奇,成為張恨水的代表作,曾三度被改編為電影及諸多版本的電視劇、越劇、話劇、京劇、河北梆子等。

張恨水一八九五年生於江西,本名張心遠,幼時就讀私塾,曾在多家報社任職編輯,業餘寫作,最早以《春明外史》嶄露頭角,以《金粉世家》聲名大噪,《啼笑因緣》則是顛峰之作。他一生創作一百多部小說,總近兩千萬字,寫作之快、之多,相當驚人。

雖然鴛鴦蝴蝶派被當時的嚴肅作家貶為空泛、低俗,但文壇名家張愛玲卻毫不諱言對張恨水的喜愛。她甚至寫過一部鴛蝴派的章回小說《摩登紅樓夢》。

作家茅盾也讚譽張恨水使「章回體」續了新生命,學者陳寅恪、錢鍾書也都是他的書迷。一九九○年代以來,學界重新給予鴛鴦蝴蝶派正面的定位,評論家楊照曾指出,「鴛鴦蝴蝶派應該被認真當作一個文學流派來處理、研究,不應被草草打成『寫壞』的新文學或『舊文學餘孽』。」

楊照認為,鴛鴦蝴蝶派的愛情悲喜劇承襲了「海派文化」,常寫上海市民的種種瑣事,他並主張與上海密不可分、善於描繪女性心思,呈現「細密真切的生活質地」的張愛玲,可以納入探討鴛鴦蝴蝶派的脈絡。

#章回 #張愛玲 #因緣 #作家 #軍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