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立人將軍讀過郭廷亮向當局所提出的自白書。根據長年研究孫立人案的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朱浤源的研究,總統府當時派局長黃伯度,帶至南昌街孫參軍長的官邸交予孫立人閱讀。

這份自白書如今愈來愈清楚是郭廷亮連續10天遭刑求、在簽字時甚至自己的姓「郭」字都不會寫,如此意識模糊之下的「產物」。

郭的自白書中提到「反正跟過孫的人『土匪認為是最頑固的分子,而又恐政府認為是不忠實分子』」、「有時會感到孫立人先生之命運,是否會變成『隆美爾第二』」、「自從彭孟緝代總長後……就會說將來我們是否會被整肅,因蔣經國先生是留俄多年,是否會將史太林的整肅幹部辦法搬到台灣來,而由對保防最有經驗的彭孟緝先生來執行,由此心理上發生偏差後,有時會說『我們要死裡求生。』」

自白書中更有郭廷亮對部隊一般情形的供詞,指部隊長及政工人員認識上不夠,沒有做到真誠合作;黨在軍中推行不良,黨員與非黨員之分,分散戰力;黨員對開會討厭,開會不說真心話;官兵心理上起變態,認為反攻沒有希望。郭還說,部隊現在是上級求應付、中級在混,下級在拖,士兵根本不在乎。

根據監察院5人小組致函蔣中正的檔案,這些郭廷亮的自白,相信蔣介石和孫立人本人都是親眼過目,而朱浤源則指出,孫立人讀過黃伯度帶來的郭自白書後,態度仍強硬,但黃氏透過原副總司令賈幼慧及孫的侄子孫克剛等,曉諭孫立人並轉達「層峰(其實是蔣經國等人)」堅決整頓孫舊屬的立場,孫見可能株連更廣而無轉圜可能,才在1955年8月3日寫信給蔣,並引咎辭職。

之後蔣中正一度召見孫立人詢其最近讀什麼書?孫答稱《曾胡治兵語錄》特別是《曾文正公家書》,蔣總統表示贊同,朱浤源對此分析指出,1955年5月間,孫立人在總統府參軍長任上時,蔣召見問起讀書時,孫當時答《南宋史》,那是講忠臣一心想軍事解決金人而不顧層峰意在外交解決;而《曾文正公家書》則呈現封疆大吏始終忠於滿人朝廷,雖然功高,絕不震主。難怪蔣中正對孫立人改變讀書方向表示滿意。

#層峰 #分子 #先生 #郭廷亮 #朱浤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