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日本福島核電廠危機,《漢和防務評論月刊》總編輯平可夫26日嚴厲批抨日本防衛省,稱防衛省「行動遲緩,延誤時機,導致災難性後果」,且日本自衛隊的勇敢、犧牲精神,完全比不上車諾比事故時的蘇聯軍隊。這可能是福島核電廠發生事故迄今,西方最嚴厲的批評之一。

平可夫表示,任何核電事故,首要任務是降低爐心溫度,「必須爭分奪秒」。可是日本防衛省卻整整延遲了3天才行動。他指出,福島核電3號機發生氫氣爆炸是在3月14日上午,當時保護頂被掀開,「這種情況一旦出現,首先應該即刻想到的,就是從空中投放冷卻水。能夠完成這一使命的,當然是自衛隊」。然而直到3月17日上午9時54分,自衛隊的2架CH-47運輸直升機才開始動作,從空中向第3、4號反應爐降水,這是明顯的、十分遺憾的延誤。

平可夫表示,令人震驚的是:CH47在幾乎100公尺以上的高度,「慌慌張張以慢速飛行的方式實施降水,明顯大大偏離了目標」,而且沒有持續進行。他說,這樣的工作屬十萬火急,自衛隊卻任由時間一分一秒的浪費掉。他說,「如果當時就採取24小時不間斷地空中灑水、降溫措施,福島核電事故也許不至於發展到目前這樣的災難性結局」。

平可夫表示,1995至1998年,他三度採訪車諾比核電事故的空中總指揮、事故時的基輔軍區空軍參謀長尼古拉‧安東什金(Nikolai Antochkin)將軍。平可夫說,日本自衛隊在這次事故中的表現,「與當年蘇軍的大無畏英雄氣概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

平可夫指出,福島核電事故期間,自衛隊的各直升機駕駛員「在空中灑水不超過一次」;可是當年蘇軍「有些飛行員,一天飛越反應爐33次」。自衛隊的飛行高度在100公尺以上;可是當年蘇軍的飛行高度「有時低於20公尺」。

他說,安東什金告訴他,車諾比事故發生後第3天,安東什金率領80架直升機趕到現場,「所有的直升機飛行員都深知自己的危險和義務,他們完全知道核輻射的危害性,但是蘇軍飛行員沒有一人退卻」。安東什金說,最後直升機以空中停留方式,把一袋袋水泥往下投放,以「石棺」方式封住反應爐,完成了任務,卻也有「27位空軍人員為此付出了生命」。

平可夫表示,在車諾比事件中,蘇軍動員了10萬以上的部隊,包括最精銳的防核輻射部隊;可是福島核電事故期間,「幾乎沒有看到自衛隊防核部隊的身影」。他的結論是:福島核電事故演變至今天的災難性後果,「自衛隊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事故 #福島核 #蘇軍 #平可夫 #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