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歉意▲▼馬總統4日出席「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醫師受難忌日追思暨文物展」,向受難家屬鞠躬致歉。右圖為于右任、胡適之等人寫給張七郎的一些書法文物。(王遠茂攝)
無盡的歉意▲▼馬總統4日出席「張七郎、張宗仁、張果仁醫師受難忌日追思暨文物展」,向受難家屬鞠躬致歉。右圖為于右任、胡適之等人寫給張七郎的一些書法文物。(王遠茂攝)

一九四七年四月四日,曾任台灣省制憲國大代表的張七郎,因二二八事件遭到國軍槍殺,馬英九總統昨天談到這一段歷史,仍不斷地對家屬表達歉意。他表示,張七郎受難原因至今不明,家屬對政府仍有極大疑慮,政府仍會透過任何方式挖掘真相,沒有任何禁忌與禁區,「讓事實真相大明大白,是政府最起碼的要求。」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啟用後,昨天首度展出二二八受難者的相關文物。張七郎的孫子張安滿提供多項張七郎的文物展出。生於新竹的張七郎,一九四六年當選花蓮縣參議員,同年十月當選全國第一屆國大代表,但隨著二二八事件爆發,他與長子張宗仁、次子張果仁都遭國軍殺害。

馬總統說,他真不敢相信,一個準備要行憲的政府,怎麼可以做這樣的事情,對一個人處以這樣的手段?張安滿憶及先人,仍難掩心中激動。他哽咽地說,他經常看著祖父張七郎的遺像,心中想著「中華民國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國家?當時的領導人是人還是禽獸?」「我欲擁抱我的祖國,但我的祖國讓我遍體鱗傷地死亡。」他希望今後的執政者不要再讓這種悲慘的事件重演,不要再讓台灣人民家破、再讓社會動亂。

馬總統坦承,政府在處理二二八事件犯了嚴重且不可挽回的錯務,必須讓人民知道這種錯誤不可以再複製。很多人認為馬總統已經為二二八道歉很多次,可以停止了,「但是我看到張家的遭遇,我是做不到的」,更無法揣摩這一家人過去六十年來的生活,是怎麼熬過來的。

#張安滿 #國大代表 #祖國 #張七郎 #馬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