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二五規畫」中,再生、綠能、環保無疑是其中的核心理念。成立於1999年的海東青,所生產的循環再利用物料及環保過濾產品非織造布(無紡布,台灣稱不織布),正好切中下一步綠能市場的興起。

海東青新材料集團行政總裁粘偉誠一見到記者,就以閩南語問候起記者。儘管有著濃濃閩南味,但實際上粘偉誠卻有著滿族血統,他表示正因為如此,公司就以滿族重要圖騰「海東青」取名。

近年來,受到天氣異常、氣候劇變的影響下,各界對於綠能環保的重視才逐漸提升。但早在10多年前,粘偉誠卻早就預視環保對未來產業發展的重要性,投入非織造布、新材料的發展。為何如此早洞察這樣的契機,粘偉誠透露天津工業大學教授郭炳臣是重要推手。談起兩人認識緣由,粘偉誠只是笑笑地說,兩人認識其實只是因為緣分。

郭秉臣現在擔任海東青旗下公司鑫華股份顧問,也是中國國家非織造材料博士後科研博士生導師,他過去曾任天津工業大學非織造材料工程系主任,天津工業大學是全中國第一個設立非織造科技的校所。

他在接受陸媒訪問時,曾經透露當時與粘偉誠合作的開始。1999年,粘偉誠創業初期,他就找上郭秉臣論及合作。不過當時,考慮到家族企業的經營模式,郭秉臣婉拒粘偉誠的好意。「民營企業都是家族企業,我擔心我們搞科研的人很難跟老闆形成默契。」他說。

儘管碰了軟釘子,但粘偉誠並未放棄,他堅持「先交朋友再做事」,因此即使郭秉臣拒絕了他,但他卻和郭炳臣始終保持聯繫。最後郭秉臣發現,這個來自晉江的老闆有點特別,不僅腦袋靈活、經營理念超前,發展行業的企圖心更是強烈。最終,他決定加入粘偉誠的團隊,協助海東青在非織造領域行業的發展。

只做非織造布專注發展

事實上,粘偉誠並不是一開始就投入非織造布的生產。90年代時期,他只是一名接觸紡織領域的貿易商。當時成衣製造聚集的福建泉州風行一種名為噴膠布的服裝面料,此種產品就是非織造布的一種,粘偉誠也才第一次接觸到非織造布。身為一名貿易商光賣別人的東西實在不過癮,因此1999年,粘偉誠決定親自下海,投入生產端。從一位經手商品的貿易商,成為決定商品種類的製造商。

紡織產業細分多個領域,但海東青只把經營目光放在「非織造材料」和「再生纖維」領域上。粘偉誠說道,現在的新材料產業發展就像過去IT產業的發展軌跡,也是必須歷經幾年後市場才會比較清楚產業的定位。

而事實上,在海東青對新材料的定義中,包含3個種類,第一就是針對傳統產業賦予新的機能、功能;第二,則是在世界能源礦產枯竭的情況下,採用循環再造物料作為替代型材料。第三個回收循環流程,採用環保節能流程。

目前,海東青非織造布材料不僅用在箱包、製鞋等民生消費領域。粘偉誠更指出,未來30年工業生產將是市場消費主力,像是鋼鐵、水泥、燃煤電廠等重工產業都是非織布原料應用的範圍。粘偉誠更以「上管天下管地,中間管水又管氣」一語道出海東青新材料的新切入點。

海東青也有5年計畫

中國政府每5年就會針對現況擬訂未來計畫,而這些方針也就成為各界重要依歸。而事實上,海東青從成立的那刻起,也就以時間縱深擘畫公司經營方向,擬定未來長期5年計畫。

打好基礎無疑是海東青第一個5年計畫的重點。1999至2004年期間,海東青專注在公司體制的完善。前身是家族企業的海東青在這個階段開始走向股份體制。「產權清晰是走向股份制公司的關鍵。」粘偉誠表示。

海東青誕生的階段也正巧是中國非織造布行業發展的階段。自喻為行業第一個吃螃蟹的粘偉誠也談起當時的產業環境。海東青生產基地落腳在福建東南沿海的晉江,儘管這座城市在製鞋、成衣等服飾代工外銷市場表現亮眼,但卻因為這樣的模式導致工業基礎薄弱。這也意味著,海東青的發展必須格外努力。

但真正讓海東青站穩腳步的則是在公司第二個5年計畫時期。粘偉誠解釋,經過過去5年的發展,市場已經開始正視非織造布技術的潛力,而2005年環保購物袋的廣泛使用,更推助市場進一步理解非織造布。在非織造布逐步擺脫市場陌生感的同時,海東青也同步的取得快速發展。

但粘偉誠卻坦言,雖然市場接受度有了,但整體行業仍在起步階段,作為生產主要來源的廢料就是其中的不穩定因素。當

(文轉B3版)

#非織造 #材料 #非織造布 #計畫 #海東青